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切有我

文 / 溫老三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一聲急促的剎車聲音響起,黑色的奔馳車停留在百米之外的馬路上。

    “麗娜。。麗娜。”苗老太顫巍巍的道,語氣略顯激動,她聽到了自己孫女的聲音。

    苗老太抬著頭望向四周,在尋找著自己孫女的身影,但是在馬路上只看到一些過往的行人和一亮車。

    苗鐵山嘆息不已,苗老太可能精神失常了,他暗嘆天道不公。

    一聲車門打開的聲音響起,苗麗娜的聲音從奔馳車上下來,后面跟著蕭鐵柱的身影,接著李瀟龍從車上也跑了下來。

    “奶奶,奶奶。。。。”苗麗娜的呼喊聲音從遠處傳來,她眼角噙著淚水,竭力的望這邊跑來。

    “麗娜!”苗老太看著苗麗娜的身影,激動不已,她扯著身子望向跑去。

    可是這苗老太畢竟年邁了,八十多歲了,根本無法跑動,苗鐵山扶著苗老太往前走去。

    十幾個呼吸之后,苗麗娜終于來到了***身邊。

    苗麗娜看著奶奶臉上的淚水,苗麗娜淚流滿面,直接抱著苗老太痛哭不已,苗老太亦是如此,祖孫兩人抱頭痛哭,苗老太痛愛的撫摸著自己的孫女,周圍的村民紛紛停留下來。

    蕭鐵柱看到這一幕再也無法抑制自己的感情,他虎目含淚。

    他來到了苗麗娜和苗老太的身邊,接著眼神落在苗鐵山的身上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強行壓制自己的感情,聲音略顯沙啞的道:“這位大叔,謝謝你。”

    “小伙子,不用客氣,你們可回來了。”苗鐵山老臉嘆息道,他打量著眼前的少年,估摸著這少年應該很有錢,否則的話不會開著車回來。

    “大叔,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蕭鐵柱狠狠的擠了下眼淚道。

    “麗娜家是苗村拆遷的第一戶,雙方在賠償上面沒有協商好,嬸嬸堅持不讓拆房子,這些城管,搞拆遷的人就強行拆遷,為了防止嬸嬸阻擋,他們就開車將苗老太仍在這里。”苗鐵山將事情的經過簡單的解釋了一遍。

    “好一個城管,好一個鎮政府!”蕭鐵柱臉色陰沉道。

    “小伙子,民不與官斗,這件事情忍了吧。”苗鐵山勸解道,說道這里的時候苗鐵山一陣無奈。

    “謝謝大叔。”蕭鐵柱眼神冷厲。

    他望向苗麗娜的眼神溫柔無比,心中充滿了憐惜。

    “鐵柱。。。”苗麗娜語氣略帶著祈求的呼喚道,她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她無力應付眼前的一切局勢。

    “一切由我!”蕭鐵柱語氣柔和的道:“你先扶著奶奶上車。”

    “嗯。”苗麗娜摸著淚水道。

    “小伙子,帶著。。。麗娜走吧。”苗老太看到蕭鐵柱的時候,心中這才放下心來,麗娜已經有了自己的男友了,她死也瞑目了。

    “老奶奶,放心,我為你做主,即便他是鎮委書記,我也要抽他!”蕭鐵柱走了上來,扶著苗老太。

    李瀟龍已經駕駛著奔馳來到幾人的面前,蕭鐵柱,苗麗娜扶著苗老太上車,如此蕭鐵柱才將車門關上,他臉色陰沉無比,這是蕭鐵柱暴怒前的征兆。

    殺,殺,殺!

    傷害我親人者,殺!

    蕭鐵柱心中悲憤不已,他幽深的眸子盯著這周圍的村民,讓這些村民感覺到一陣驚怕。

    “今天的事情你們誰作證!”這時一聲充滿著怒火的聲音響起,李瀟龍眼角濕潤,他眸光冷厲,手里拎著一個皮包,從駕駛座上走了下來,皮包里面是紅花花的鈔票。

    李瀟龍抽出一匝子鈔票,足足有兩三萬左右。

    圍觀的村民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人當真是財大氣粗,直接甩手三萬元的錢。

    苗鐵山看到這里一陣欣慰,麗娜從小孤苦,能找到這樣有背景的男人疼愛著,一切的苦命結束了。

    周圍的村民都不敢說話,畢竟這牽扯到很多人的利益,今天的事情一旦說出來,他們可就麻煩了,即便是苗鐵山也不敢輕易走出來作證。

    “給你們十個數的考慮時間,否則!”蕭鐵柱負手而立,他來到一株小樹面前,一拳揮出,這一拳蘊含著蕭鐵柱的怒火,蕭鐵柱的憤怒,蕭鐵柱的真氣。

    這是無比憤怒的一拳。

    真氣凝聚在拳頭上面。

    狠狠的砸在這小腿粗的一株楊樹上面。

    “咔嚓!”

    楊樹上面居然傳來斷裂的聲音,楊樹震動,樹葉紛飛,灑落在虛空之中。

    周圍的一些村民都睜大了眼睛,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高手,這人難道是武林高手嗎?

    “拿了錢,以后想跟著我們混的,就跟著我們混,誰敢動你們,即便是TH縣北霸天,南獵豹也不敢動你們,清廟鎮的寧松濤更沒這個膽子!”李瀟龍驚異不已,卻想不到蕭鐵柱一拳之下居然有如此的神威,將一株小樹打的差點折斷,蕭鐵柱最近進步不小。

    許多村民聞言睜大了眼睛,南獵豹,北霸天他們不知道,但是他們知道這兩人一定是了不起的人物。

    寧松濤的名字他們還是知道的,寧松濤是名揚莊鎮的鎮委書記,貌似在這人的口中,這寧松濤還不如北霸天和南獵豹兩人。

    “大,大哥,我跟著你們混。”這時一個一頭黃毛的少年走了出來,這少年十**歲的年齡。

    名為苗小健,也是苗村的人,高中生一枚,喜歡在學校打架斗毆,今天從學校里回來看到這一幕,很想熱血的沖上去幫苗老太一把,可惜那些五大三粗的城管讓他望而卻步。

    不過這廝平常喜歡上網,他在網上經常看到企鵝新聞上面爆出城管暴力執法的事情,因此這廝剛才用手機將今天的事情拍出來了,準備在網上公布今天的新聞。

    現在看到蕭鐵柱一拳之下有如此的神威,李瀟龍如此的財大氣粗,苗小健知道這兩人恐怕是道上大人物。

    他苗小健也聽說過北霸天和南獵豹的威名,這倆人在TH縣是響當當的角色,黑道梟雄,即便是一些鎮委書記也不被兩人放在眼里,這倆人連北霸天和南獵豹也不怕。

    肯定是大人物。

    自己這次要借助機會跟著蕭鐵柱和李瀟龍混。

    “哦,你可以作證?”蕭鐵柱臉色緩和道。

    “老大,這是證據,我都錄制下來了,剛才我真的很想上去幫助老奶奶,但是我。。。。”苗小健諂笑道。

    “好了,有手機錄制就行,拿去三萬塊錢,以后你就跟著我李瀟龍混!”李瀟龍直接將三砸子紅花花的鈔票給了苗小健。

    “龍哥,我不能要,我苗小健并非為了這三萬塊錢的,說實話,即便你們不要,我也會將這錄制的東西傳到網上,為老奶奶討回一個公道。”苗小健語氣誠懇的道。

    “讓你拿著你就拿著,哪來那么多的廢話,哥賞罰分明!”李瀟龍呵斥道。

    “是,是,龍哥,我拿著。”苗小健恭敬的道,此刻更是對李瀟龍崇拜不已,這樣的老大跟著太值了,出手闊綽,賞罰分明,老子的機會來臨了,苗村的那些村支書,村長都等著吧。

    這一幕讓周圍的村民羨慕不已,很多人后悔了,苗小健居然這么容易的將三萬塊拿到手里了。

    “小伙子,對不起。”苗鐵山有點慚愧的望著蕭鐵柱和李瀟龍道。

    “老大,你們不要怪鐵山叔,他有難處。”苗小健慌忙出聲道,生怕蕭鐵柱,李瀟龍生氣。

    “沒事,叔,我理解你的難處,走吧,先上車我們趕往苗村。”蕭鐵柱微微點頭道:“這件事情才開始而已,我要讓他們付出慘重的代價。”

    “鐵柱,給紀委王書記打個電話。”李瀟龍提醒道。

    “嗯!”蕭鐵柱微微點頭,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撥通了王建立的電話。

    頓時電話那邊傳來了王建立的聲音:“鐵柱,怎么想起哥哥了。”

    “王哥,有點事情麻煩你,我在名揚莊鎮苗村。”蕭鐵柱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道。

    “有什么事情,直接說,還給我客氣,不把我當你哥看!”王書記電話里面傳來笑罵的聲音。

    “王哥,事情是這樣的。”蕭鐵柱當下將事情的經過都解釋了一遍,其中的恩恩怨怨。

    “什么?!”頓時電話里面傳來王建立憤怒的咆哮聲音道:“寧松濤他這個鎮委書記不想干了,鐵柱,不要著急,你等著,這件事情哥為你做主,我馬上去苗村,反了,反了!”

    “嗯,王哥!”蕭鐵柱微微點頭道。

    “該動手就動手,出了事情王哥給你擔著!”王建立不忘了吼聲道,當下將電話狠狠的掛住了。

    王建立怒火沖天,這件事情居然發生在TH縣,本身的事件非常的惡劣,即便不是蕭鐵柱的事情,他王建立也要凌厲出手,狠狠的懲治這些人一頓。

    而且這里面牽扯到蕭鐵柱的事情,王建立對蕭鐵柱可謂是感激不已,蕭鐵柱兩次救了他老父的命,這份恩情讓王建立難以償還。

    還有一點,王建立本身對蕭鐵柱這個人非常的欽佩,比如他能和李瀟龍化解恩怨,結義兄弟,這份胸懷讓王建立贊賞不已。

    蕭鐵柱一個電話,讓王建立過來,這樣的舉動讓人震驚不已,苗小健更是熱血沸騰,這男子究竟是什么來頭,看來這次有人倒霉了,有人提到鐵板上了。 ( 鄉村獵艷記 http://www.kunqzp.tw/0/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軍事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kunqzp.tw

1983年电子游戏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