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九十九章 真假

文 / 啊天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這時張心聽到動靜也打開了門,正好看到這一幕。

    這個叫桂芬的女人,完全是一副神色如常的樣子,見到她并沒有出什么事,大家也都松了一口氣。

    只有張心覺得這一幕十分地怪異。

    這個女人越是一副正常的樣子,她卻反而有些莫名的不安,不由自主地往門內又縮了縮。

    幸好大家都圍著桂芬噓寒問暖,并沒有注意到她。

    就在這時,張心突然聽到,其中有一個人似乎還有一些疑慮,提出了一個問題。

    “桂芬,你真的沒事嗎?前晚我們都聽見你家……嗯就是那個,你家男人,沒有為難你吧?”

    “為難我?怎么會?”女人笑得眼睛瞇成了一條線,“你一定是聽錯了,他一直對我很好的,怎么會為難我呢。”

    大家都呵呵地笑起來,空氣中彌漫著一團和氣,只有張心感覺到一絲詭秘和異樣,女人越是表現如常,這種怪異的感覺就愈發地強烈。

    “他一直對我很好,怎么會為難我呢。”

    “你一定是聽錯了。”

    那個叫桂芬的女人,為什么要撒謊!

    張心終于知道這種不安的感覺來自哪里了,因為女人的每一個神情,每一句話,都好像是一出戲臺上的表演。

    她的臉上就好像帶著一個精致的面具,偏偏這面具還無比真實,讓人難辨真偽,如果不是張心就住在隔壁,或許也會像其他那些女人一樣,對她的說辭深信不疑。

    可是為什么,她的臉上和身上,一點傷痕也沒有?

    如果說剛才的感覺只是不安的話,想到這一點,張心的心中,不知為何冒出一絲恐懼。

    而就在這時,仿佛是應和著女人的說法似的,從隔壁的房屋內傳出男人溫和的說話聲:“阿芬,你在做什么,早飯已經做好啦,快叫小睿起來吃飯吧。”

    女人的臉上露出歉然的笑容,其他人也知趣地散開,女人微笑著感謝鄰居的關心,這樣的畫面,卻完全把張心看懵了。

    那個暴雨的傍晚所發生的事情,一切都是那樣真實,但是卻又像根本沒有發生過一樣!

    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問題?

    張心還來不及想明白這些問題,突然就感覺到一道視線,仿佛針一樣朝著自己刺來!

    她一抬頭,就看到“桂芬”正抬頭看向自己。

    那一張精致的臉孔上,依然掛著無懈可擊的完美面具,但是張心卻只感到恐懼。

    她根本不敢和“它”對視,急急忙忙關上房門,而且就在關上房門之后,那一道若有若無的視線,似乎都還停留在她的后背。

    從那一天開始,張心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生活發生了某種變化。

    凝視著客廳的墻壁,時常會讓她莫名其妙地產生心悸的感覺,就好像一墻之隔的,是什么莫可名狀的恐怖存在一樣。

    隨著這個叫張心的女人的講述,周圍四名參與者,仿佛也被引入到那個光怪陸離的世界,對于女人所講述的一切,自然也不會有絲毫的懷疑。

    因為他們以往所經歷的一切,都告訴他們,張心所說的一切,極有可能是才是真相。

    而且,線索或許就隱藏在其中。

    記錄下對方講述的一切之后,陳默抬起頭,神情凝重地看著這個女人,“所以,你最終選擇了報警?”

    “那當然了!”

    “那么之后呢,警方的調查結果,能夠詳細一些地告訴我們嗎?”

    說到這里,張心的臉上,露出不滿之色。

    “調查結果?沒有結果,調查的結果就是沒有發現任何疑點,最后反倒是我被人指指點點,我實在忍受不了,你也看到了,于是我就干脆搬到了這里。”

    “無論如何,反正我也不會再住在那個地方了!我不知道為什么警方沒有調查出任何問題,但是我敢肯定,那一家人,絕對有問題!”

    說道這里,張心的臉上,露出十分肯定的神情。

    “明白了,謝謝你提供的線索。”陳默看從她那里大概已經得到了全部的線索,于是起身告辭,就在這瞬間,這個名叫張心的女人張了張嘴,似乎欲言又止,眼中卻掠過一絲恐懼。

    “那個……你們……還是小心一些吧。”

    “我總覺得,那個地方,好像存在著什么東西。”

    “謝謝你的提醒,我們會小心的。”

    陳默溫和地回答她,其實他們都心知肚明,在那個地方,自然是存在著,“那種東西”的……

    需要注意的疑點和矛盾,有幾個。

    張心在某天傍晚,目擊到了男人手持利刃闖入房門,聽到了殺妻或者弒子發出的響聲,然而三天之后,這一家人卻完好無損地重新出現,就好像什么也沒有發生過。

    男人的性格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女人的身上沒有任何毆打的傷痕。

    警方的調查也沒有發現疑點。

    就如同張心所描述的那樣,沒有疑點,實際上就是最大的疑點。

    因為只有住在隔壁的張心才知道,這一家人,實際上并不是和睦的一家,男人對女人的長期家暴,在正常的情況下,怎么可能發現不了痕跡。

    警方調查不出疑點,只能說明,一切的“痕跡”,都被某種力量抹去了。

    這就好像一出讓你看不出破綻的表演。

    雖然精致。

    但卻是假的。

    這其實是一件細思極恐的事情。

    走到樓道里,陳默不經意間回頭看了一眼。

    這個女人的感覺很敏銳,所以選擇了立刻搬家,離開那個讓她感覺詭異的地方。

    她能夠看到那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只有兩個理由,一是故事的安排,二是某種東西故意讓她看到。或許只是為了給與參與者線索。

    她的感覺是對的,選擇也是對的。不過,這樣是否就能夠逃過某種力量的侵蝕呢。

    這些劇情人物并不像參與者,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只要被“它”盯上,很難有逃脫的機會。

    但換一個角度來想,這些劇情人物,就一定是真的人嗎?

    走出張心所居住的公寓樓,天已經快黑了。

    剛剛下過暴雨的天色,變得十分地陰沉。

    陳默回過頭,看到一個小女孩趴在窗戶上好奇地看著自己,他突然想起來她就是張心的女兒,也許她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或許危險已經悄然降臨。

    “走吧。”

    一旁,林天恒拉了拉帽檐,提醒陳默。

    這是一個故事之中的世界,他們顧不上別人,僅僅是讓自己活下去,都要花費巨大的力氣。

    “先找個地方休息。其他的,明天再說。” ( 怪談電臺 http://www.kunqzp.tw/15/1592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軍事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kunqzp.tw

1983年电子游戏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