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橄欖枝?

文 / 你已經無敵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赫雷迪是一個標準的政客,這種感慨來得快去得也快。看到維克托對他的態度不為所動,還是一副冷靜溫和的樣子,他就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同他一樣,也是一個外柔內剛的人。

    所以,這種人都有自己的目標,并且在實現目標的過程中,會想盡辦法的排除任何阻撓自己達成目標的障礙。

    “維克托啊,”區區的一點不滿的態度,根本無法動搖這種人的內心,所以,他在那些侍者離開之后,臉上的怒意似乎一瞬間就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足以讓任何人都感覺到親近的和藹,嘆了口氣說道:“這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吧,我早就聽說了路易莎有一位朋友,我也一直想要見見,可惜的是因為工作繁忙啊,一直沒有實現,對于這一點,我要請求你的諒解啊……”

    “赫雷迪部長……”

    “不,以你和路易莎之間的關系,你也可以直接稱呼我為叔叔……”

    嘿,這個老頭挺會拉關系的,如果換一個普通人來,或許會被他這種和顏悅色所迷惑,對于司法部長的故意親近而激動萬分。

    但是維克托心知,這一切都不過這個老家伙擅長的一種談話藝術,想要依靠這樣的方式,在接下來的談話中占據主動。

    這又有什么關系呢?哪怕他是天王老子,如果接下來談得不好,維克托也準備好了翻臉的準備。

    所以,維克托沒有反對赫雷迪的話,而是從善如流的點頭道:“……赫雷迪叔叔,這有什么諒解不諒解的啊,我們都知道您的公務繁忙,而且現如今圣薩爾瓦多的局勢又這么的復雜,您老干的又是這么一份受累的工作,能理解,能理解。”

    ……

    雙方都是東一句,西一句的閑扯,赫雷迪眼看著維克托坐在他的面前,絕口不提昨晚的那場大火,一副認真品嘗桌上的咖啡和點心的樣子,心里不由得暗罵了一句“小狐貍”。

    昨晚布克萊遭遇的,可不僅僅只是一場“意外”的火災,就在他遭遇大火,差點葬身火場之后,立刻就在安保人員的護衛下,搭乘了三輛車,準備趕回家族的莊園。

    但是就在車隊行進到離法本莊園還有五公里左右的穆迪思大街與卡卡瓦爾大街相交的十字路口的時候,再次遭遇了一場嚴重的“車禍”,前后兩輛護車被突然從兩邊路口沖出來的重型卡車給攔腰撞翻,車上的保鏢隊伍全滅。

    不過讓人意外的是,布克萊同自己的保鏢頭子安圖內斯搭乘的車輛卻毫發無損,布克萊甚至看到從那兩輛撞擊了車隊的重型卡車上跳下來幾名年輕人,嘻嘻哈哈的朝他指指點點,一點也沒有慌張的樣子。

    這是他第一次感覺到了死亡的臨近,整個人的精神大受刺激,在回到家族莊園之后,整個人恍恍惚惚的,就連父親的問話都沒有一點反應,還是驚魂未定的安圖內斯趕緊將事情的經過,向赫雷迪部長做了匯報。

    所以,赫雷迪現在看著維克托,才不會小瞧自己眼前的這個年輕人,見到他陪著自己繞圈子,就是不把話題往正路上引,他半瞇著眼睛,道:“路易莎的事情我也聽說了,你準備怎么做?”

    “您老有什么好的建議嗎?”維克托瞄了他一眼,不動聲色的反問道。

    “好的建議談不上,”赫雷迪干咳了一聲,忽然也發現自己剛才的那個談話開頭有些蠢,難道是關心則亂?醫生已經檢查過了,布克萊只是受到了一點驚嚇,并沒有什么其他的大礙。

    而維克托現如今整個人已經坐到了這里,想要做什么還不夠明顯嗎?

    至于那些死掉的保鏢,在赫雷迪的眼中,他們只是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保護他們的雇主。

    這個世界每天都有無數人死亡,一點點的人命在他這樣的政客眼中,其實有時候并沒有大不了的。

    “我覺得,這件事情,還是交給警方去處理吧,”赫雷迪揉了揉滿布著皺紋的眼角,嘆了口氣道:“雖然我現在處在如今這個位置上,手里也有一些權力,但是盯著我的人也挺多的,特別是在涉及到自己家人的問題上,更是如此,所以,我希望你幫我轉告路易莎,不是叔叔我不關心她,讓她有時間的話,多回家族莊園來看望一下我這個老家伙,我希望她不要記恨我……”

    “嘿,這有什么可記恨的,”維克托翹起二郎腿,用兩根手指在自己的膝蓋上輕輕的敲擊著,嘿嘿一笑道:“您的關心我會轉達的。”

    “這就好,這就好啊,”赫雷迪一副老懷大慰的樣子,“如果路易莎也能像你這么通情達理就好了,這孩子自從我的弟弟和弟妹去世之后,同家族之間的關系就有些……哎,不說也罷。”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維克托假意附和。

    互相對視了一眼,雙方都是聰明人,云山霧罩般的幾句話,他們就已經心照不宣的達成了“協議”,有關于路易莎遇襲的事件,將會交由圣薩爾瓦多的警方處理,誰也不會再其中插手。

    而且,針對路易莎的安全,赫雷迪向維克托保證,絕對沒有什么“第二次”之類的后續了。

    至于布克萊和歐弗拉西奧這兩位,兩人誰也沒提,其實路易莎的這兩位堂兄在維克托和赫雷迪的眼中,并不是這場談話的重點,至少今天不是。

    而合作才是他們兩個的主要目的,維克托作為圣薩爾瓦多新近崛起的一股力量,之前一直被外界認為是屬于安菲羅理事長的鐵桿支持者。

    但是赫雷迪卻有不同的看法,在政治局勢中,一個新人想要成為一方構建政治勢力的組成力量,想要站到和他們這些經歷過幾十年風風雨雨的斗爭,才處在這個地位上的人一樣的高度上,那么就要做好被人打壓的準備。

    就像是鯉魚躍龍門一樣,雖然一切都透著幾分無奈,但是這卻是一種事實,躍過去了就海闊天空,人尊位赫。躍不過去的話,最好的結果就是和之前一樣,躺在一個爛泥塘里面,繼續做一條望天的咸魚。

    正是這樣一環套一環的壓迫和抗爭,竄起與轉變,新老勢力之間的無數次交鋒,才構建了維持這個世界發展和變化的主要因素,薩爾瓦多過往幾十年之間的政治經濟層面的動蕩,人類過往無數年的歷史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而想要從這種被欺壓的命運中脫離出來,除了自身強大之外,還需要在原本的利益分配者中,找到“朋友”。

    那么現如今的現實就是,眼前的這個年輕人作為躍上龍門的一條金鱗(金鱗豈是池中物?),他不會是一個將自身的命運只寄托在安菲羅一個人的身上,赫雷迪相信,只要他適當的遞出橄欖枝,對方一定會選擇接受的。 ( 重生美洲巨頭 http://www.kunqzp.tw/16/167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軍事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kunqzp.tw

1983年电子游戏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