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章:要等到什么時候

文 / 火扇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為什么不要?剛進門的時候,你可是主動地對我投懷送抱呢,現在這么又不同意了?”

    他似乎一點也沒有想要放棄。

    “那是因為,剛才我以為你只是要一次……”她的臉漲紅了,“可是現在你要的是我的下半輩子,所以需要等著了。”

    “等著?等到什么時候?”

    出乎她的意料,他居然真的停下了,但還是反問了一句。

    “等到,我們新婚的夜晚。”

    她的聲音艱難地開口,同時心中涌出了一陣傷感。

    同樣的話,她也給另一個男人說過,是徐家偉,當時他雖然不樂意,但也是拗不過她。

    沒想到,這樣的話,她會再說一次,這次,是對別的男人。

    她一直以為,和他結婚的人,會是徐家偉。

    司凌墨只覺得好笑:“你覺得,這會由得了你嗎?當我司凌墨的女朋友,第一件事情,就是,不要老想著和我講條件。”

    剛才自己已經很是妥協了,現在她居然又莫名其妙的提出什么新婚之夜,真的把自己當成他在求她嗎?

    “這是最后一個條件。”她辯解著,小臉酡紅,“我不是在要求你,而是……”

    “而是什么?”

    他一邊說,手還在輕輕地觸摸著她的臉蛋,這細膩的手感真的感覺很好。

    “是在求你,給我留最后一點自尊。”

    她的聲音忽然軟了下來,大眼里也全是淚水。

    司凌墨一愣。

    她的話倒是讓他沒想到,而且,剛才她的氣勢全沒了,忽然像一個被收走了鋒利爪子的小貓,現在什么都沒有了。

    “我今天其實沒想碰你。”

    司凌墨沒想到自己居然真松口了,他告訴自己,原本也沒想過在這里和她發生什么。

    “謝謝你。”

    她的聲音低低的,整個人看起來可憐的很。

    “行了,你可以走了。再呆下去也沒什么意思,難道我們要在這房間里暢談人生嗎?”

    司凌墨不耐煩地對她揮揮手。

    洛雨安如遇大赦,趕緊穿好衣服,急匆匆低離開,逃命一般。

    直到已經逃出了門去,她仍然不敢回頭,這個男人的眼神多銳利,想到剛才和他坐在一個房間里,她腿肚子都抽筋。

    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司凌墨的眼神也黯下來,若有所思。

    洛雨安逃出了盛宴,直到出了酒店的大門,她仍然如同夢境般的不真實。

    出了酒店大門后,她望著身后這富麗堂皇的建筑,剛才的場景又一幕幕在她的眼前浮現:她有點恍惚,真的在三個月后,自己要嫁給剛才那個男人了嗎?

    想到這里,她不知道心底是什么感覺。

    未來真的要和一個一點也不了解的男人在一起嗎?是的,這個男人多金,帥氣,也許在外

    人看來,她根本是幸運的吧,家庭破產了,居然又有了這樣一個男人接手自己。

    可是她明白,一切不會那么簡單的,可是,她根本沒有拒絕的可能。

    一想到下輩子就要和他糾纏在一起,她的心臟都要疼起來了,可是為了自己的爸爸,她只能如此。

    想起了醫院里的父親,她的心再次揪了起來,好在,那個司凌墨已經答應她了,盡快會把三十萬給她。

    想到這里,她這才感覺好受了些。

    就在這個時候,她的手機響了起來,拿起來之后,看到是劉叔打來的,洛雨安剛剛放下的心不由自主低再次揪了起來,她現在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劉叔給自己打電話,只能和自己的父親有關系。

    難道,父親有什么不好的消息?

    她趕緊忐忑不安地接起了電話,聲音也不由自主地急促起來:“劉叔,我爸爸怎么了?”

    “雨安,你不用著急,老爺沒有什么事情,我是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的,剛才醫生過來通知了,說明天一早,就給老爺做手術。”

    劉叔的聲音里是按捺不住的興奮。

    洛雨安愣住了,動手術?可是,雖然手術費已經有了,可是,她根本還沒有拿到手啊。

    “劉叔,這是怎么回事?”

    “啊,小姐,你不知道嗎?剛才已經有一個男人過來把錢交上了,難道不是你找的人嗎?”

    劉叔的聲音,聽起來比她還要驚訝。

    洛雨安愣了愣,很顯然,是司凌墨找人給交上的,除了他,不可能有別人。

    原本對他的反感,她的心似乎產生了別的異樣,這個男人雖然性格自大討厭,顯然說話是很算話的,他原本也不必這樣快。

    “劉叔,我知道是誰了,我馬上就過去看爸爸。”

    掛掉電話,她捏著手機,嘆了口氣,不再多想,去醫院里看父親。

    來到醫院后,洛雨安很敏感低覺察到了什么,果然,護士醫生對她都忽然變得恭恭敬敬的,還主動告訴她,已經給他的父親換了最好的病房,明天做手術的主任,也是這個醫院醫術最高的。

    “對了,小姐,還有這個。”

    一旁劉叔有點遲疑地拿來一張支票,洛雨安看著那上邊的數字,果然,司凌墨的行動夠迅速。

    “這支票也是剛才那個人拿來的,還有,這居然是司凌墨派人給送過來的,小姐,你居然認識他?”

    劉叔雖然是個管家,但是他也聽過司凌墨的名字,誰不知道司氏集團?他沒想到,小姐居然還和這個男人認識,現在還能救他們于水火之中。

    “很久之前偶爾認識的。”

    洛雨安含糊地應付過去,她不想讓劉叔知道兩人之間的交易,也根本說不出口。

    “那就太好了,幸虧你和這

    個司凌墨有些交情,否則,老爺的手術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做呢,小姐,這司凌墨還真不錯,能夠幫助你,看來,你們之間的關系還挺好的。”

    洛雨安有點尷尬低笑了笑,兩人之間的關系?

    如果可以,她巴不得和他沒有任何關系好嗎?可是怎么可能,從今天起,她的命運已經緊緊地和他聯系在一起了。

    想到這里,她大眼里一片漣漪,心底涌起了滿滿的苦澀。

    劉叔沒有感覺到她的不對勁,兩人一起來到病房。

    洛雨安的父親洛本同剛剛睡著,洛雨安坐在旁邊,看著消瘦的父親,鼻子一酸。

    好在,一切會好起來的。并下定決心,暫時不會讓父親知道這件事情。

    是的,這是她和司凌墨兩人的約定,她深吸了一口氣,其實,一切也兵沒那么可怕不是嗎?

    也許是這大少爺的心血來潮呢?說不定過一陣會改變主意,再說了,即使真的結婚,至少,她會衣食無憂,父親的下半生也有了著落。

    沒有愛,那有什么關系呢,人不能貪圖的太多,既然已經無法改變,她還是想著怎么走的比較順當才好。

    翌日。

    父親的手術很成功,當醫生的這句話說出口時,洛雨安的心一下松了下來,這算是這些天來最好的一個消息了。

    從此以后,家道敗落,但是好在,父親身體健康不是嗎?

    洛本同手術后一直昏睡,洛雨安細心地照看著她,一直守在他的身邊,直到傍晚,在劉叔的催促下,她才終于離開了醫院,讓劉叔接班照顧父親。

    她疲憊低走出醫院,準備去休息一下,第二天好再次過來接班。

    自從破產后,家里的別墅也被收了出去,她在市區租了一個小房子,成了她現在的安身之處,以后,除非父親東山再起,她和父親再也回不到原來的家了吧。

    剛剛出了醫院門口,她還沒來得級過馬路,一輛豪車就停在了路邊。

    她愣了愣神,只不過一天而已,她當然不會認不出這輛豪華的跑車,昨天她還意圖碰瓷的這輛車。

    車窗搖了下來,果然,那張不可一世的臉龐,不是司凌墨又是誰?

    這次是他自己開車,他薄唇輕啟:“上來。”

    口氣是那么的理所當然,而洛雨安的第一反應,就是拒絕。

    可是她深吸了一口氣,卻只能坐進了副駕駛的位置,是的,兩人之間的關系,根本已經是緊緊聯系在一起了。

    她得學著適應。

    她臉上任命的表情,讓司凌墨覺得十分的有趣:“還不錯,你隨遇而安的心境我很贊賞。”

    “否則呢?”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對我的表現不滿意嗎?難道你覺得,我得拼命反抗才能顯示出你的非凡的手段?”

    順從他他也不滿意嗎?

    司凌墨唇角扯了扯:這小嘴還真夠伶牙俐齒的,他倒是沒有想到她還是有脾氣的,看來,所謂的大家閨秀,也不是個個性格像木偶一樣。

    “我倒是奇怪,你的那個前男友,為什么不要你?而是戀上了別個女人?”

    他已經全部查出來,她的前男友雖然劈腿了,倒不是因為她家破產,他劈腿的那個小女人,出身貧寒,而且相貌就那樣,容貌每個人是見仁見智,至少他覺得,比不上眼前這個。

    聽到他提到徐家偉,洛雨安的心一陣刺痛。

    其實兩人分手有一段時間了,她也早已經接受了徐家偉愛上別的女人的事實,可是她這么也忘不了他的那句話:“雨安,你真的太乏味了。”

    難道,三年的感情,這就是他對自己的評價?

    甚至現在這個男人都認為,他劈腿的女人看起來不如她。

    這是不是說明,她真的是一個很無趣的人?

    他眸子一瞇:“是不是覺得很挫敗?他愛上別的女人,然后甩掉了你。”

    “嗯,他覺得我太乏味,我想,那種平常家里出來的人,會讓他更加覺得有激情吧。“

    她很坦白地說出口。

    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她話語一轉:“你帶我去哪里?”

    “去我家。”

    她愣了一下,但是也沒有多問,自從答應了他結婚的條件,似乎跟著他,無論去哪里,都是理所應當的吧。

    司凌墨倒是覺得出乎意料:“你不意外?或者說,不緊張?”

    (本章完) ( 心尖獨寵:高冷總裁住隔壁 http://www.kunqzp.tw/16/169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軍事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kunqzp.tw

1983年电子游戏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