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章:不要忘了

文 / 火扇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男人帶著一個女人去自己的住處,傻子也會多想吧?

    “意外,也很緊張。”她很老實地承認,“但是我反對有用嗎?還不如接受。”

    他嗤的一聲笑:“你倒是很會讓自己接受現實。”

    她沒說話。上次在酒店,他只是說要和她結婚,并沒有對她這么樣,最后,她的身體還是清白的,但是今天,他是在暗示什么嗎?或者是這么快就要宣布自己的主權?

    “你上次答應我了。”咬咬牙,她還是說出了口,吞吞吐吐繼續,“別忘了,我們還是簽訂了協約的。”

    協約上清清楚楚,她會和他在三個月后結婚,而且他答應了,在結婚前,他不能碰她,要把身體的親密接觸,留到新婚之夜。

    一邊說著,她就迅速地一邊從包里拿出那個契約來,在他的眼前晃了晃:“你看,上面可是有你的簽名的。”

    “你就一直隨身帶著這東西?”司凌墨是那么的不可思議,“不會一直想著用它提醒我吧,怕我忘了?”

    這什么勞什子契約,他早就拋擲耳后了,當時只是當陪著她玩個游戲而已,難不成,她還真的認為這契約有什么作用嗎?

    “你不會認為法律真的會承認這東西吧?”

    看著她寶貝一樣地拿著那張紙,他覺得很可笑。

    洛雨安抬眸一看,即迎上他一雙深沉如墨的眸子。

    “我當然不那么認為,但是我卻知道,上面你的簽名可是真的,如果我把這契約給哪個報社小記者,你覺得會是什么樣的后果?”

    司家總裁簽訂這種契約,到時候這八卦,夠他難應付的吧?

    為了讓他認清后果的嚴重性,她鼓足勇氣繼續:“我真的會這樣做的!而且,你別想著把從我這里搶走,我已經復印了一份放在別處,你要明白,到時候萬一這協議漏出去……”

    再次威脅他?

    他好氣又好笑,斜睨了她一眼:“不用擔心,我既然答應了,就會遵守承諾。”

    而然后,他輕輕地搖了搖頭:“你真的對自己那么自信?覺得我迫不及待要得到你?”

    她當然聽出他的潛臺詞,臉一熱,他這是在嘲笑她嗎?說她的身體沒有吸引力?

    洛雨安沒再回應,只是狠狠地瞪視了他一眼,她決定不再理他,既然他信守承諾,她也就放心了。

    車子行駛到一片別墅區。

    進入別墅大門以后,洛雨安的心再次砰砰地跳了起來。

    里面倒是和她想的不一樣,雖然這別墅一看就很高貴典雅,但是靜悄悄的,并不是仆人成堆,進門后只有一個管家在門口打盹。

    看到車緩緩進入,兩人走下車來,管家趕緊走了過來,畢恭畢敬:“少爺,你回來啦?”

    一邊說著,他一邊不由得遲疑低打量著

    洛雨安:“這位小姐……”

    管家心底有點犯嘀咕,他在這里很多年了,司凌墨一向喜歡安靜,除了平常有鐘點工過來做飯收拾家務之外,其他時間,就是他一個管家打理而已。

    而且,這么多年了,他從來沒有見過少爺帶著哪個女孩過來過,他早就耳聞少爺有女朋友,好像還是個明星,但是前一陣,似乎是分開了。

    現在這個女孩,肯讓少爺給帶會家里來,關系肯定不一般吧。

    “這位就是未來的少夫人,以后她會經常過來的。”

    司凌墨的話語很平靜,但是讓管家大吃一驚。

    什么,少爺以后要和這個女孩子結婚?

    這也太快了吧?而且看起來,她沒什么特別的。

    但他還是趕緊恭恭敬敬低叫了一聲:“少夫人。”

    洛雨安是一個猝不及防,不知道該這么回應,只能干笑了幾聲,跟著司凌墨往里走去。她沒有想到司凌墨會這樣介紹自己,這少夫人的身份,讓她實在是不適應。

    兩個人進門后,司凌墨似乎當她是透明的一般,他自顧自低走進了浴室,居然去洗澡了。

    洛雨安更加不適應了,他到底把自己帶到這里來做什么?看起來,似乎也沒有什么事情。

    她度日如年地坐在沙發上等了很久,終于司凌墨從浴室走了出來,他身上穿著浴袍,居然沒有系上帶子,露出長腿長胳膊和一身緊實的肌肉,還有古銅色的八塊腹肌。

    然后他來到酒架錢,自顧自地又倒了一杯紅酒,悠閑品嘗了起來。

    洛雨安覺得,在他自己的家里,喜歡喝紅酒晾肉都是他的事,但是她也在啊,他根本是當自己是透明的了。

    她鼓足勇氣來到他的跟前:“你最好別喝酒了,現在還沒有吃晚飯,空腹喝酒其實不好的。”

    她的話音剛落,整個人卻給一雙有力的大手摟住了細腰。

    男人灼熱的呼吸灑在耳畔,一手端著紅酒杯,另一手的修長的手指揣摩著她精巧的下巴,嘴角勾起一點淡薄笑意“你就這么急著投擔憂你未來老公的身體?”

    渾身的血液全都涌到頭上,洛雨安只覺得耳朵嗡嗡的,她忙使勁地想要掙脫,小臉漲的通紅,狠狠低甩開他的手臂:她真是多管閑事!

    掙脫掉他的懷抱后,她慌忙抬起頭,驚慌失措的樣子,毫無意外的落在那滿是戲謔的黑眸里。

    但是出乎她的意料,洛雨安接下來發現,他居然真的放下了酒杯,沖著她點點頭:“嗯,不過,你說的也有道理。”

    “既然如此,我去給你做點飯吃吧?”她趕緊說道,主要是急于逃離他。

    “這么殷勤?“司凌墨抬起了眼睛,“這么迫不及待低就要伺候你未來的老公了嗎?”

    他帶著她過來這里,

    確實是心血來潮,父母一再地讓他趕緊結婚,昨天他煩不勝煩就已經告訴他們,自己有了結婚的對象。

    為怕他們不信他還心口開河說,現在兩個人已經住在一起了。

    沒想到父母聽后馬上說,要過來看看,和未來的兒媳婦見面。

    他很是頭疼,好不容易才應付過去,但是也明白他們不會死心的。

    因此為了防止父母搞個突然襲擊過來看洛雨安,他決定還是讓洛雨安過來熟悉一下這里環境,否則,到時候父母真的過來和她見了面,也會有所懷疑吧?

    聽到司凌墨調侃的話,洛雨安居然點了點頭:“是啊,你是我以后的老公,我可不想讓我的老公年級輕輕就因為飲食喜好不好得了什么病。”

    似乎,她對自己的身份已經全然接受。

    司凌墨瞇著眼睛看她,他到是沒有想到,她的心態比他想象的好多了。

    他用手勾起了她的下巴:“嗯,你確實比我想象的有味道多了。”

    也許這段婚姻,雖然是將就,但是也不會如他想象的那么無趣。”

    “我去做飯。”

    洛雨安覺得空氣中都開始有曖昧的因子在流動,她硬著頭皮站起來,結結巴巴的說完,又不動聲色地把他的胳膊甩掉,就逃著進入了廚房。

    司凌墨手里一空,心底有些不滿意,但是聽到她的做飯兩個字眼,他微微勾唇,忽然覺得腸胃似乎蠕動起來。

    他想了想,自己真的有些餓了。

    他半躺在沙發上,身體后仰,想象著能吃一頓什么樣的大餐:自己真的好久沒在家里吃飯了,除了偶爾叫外賣,他很不喜歡家里有外人,因此沒有雇人做飯,大部分是在外面吃。

    現在這個洛雨安,難道還有做小廚娘的潛質?

    十幾分鐘以后,就在司凌墨還在憧憬這一場大餐的時候,他聽到了一個悅耳的女聲:“可以吃飯了。”

    他睜開眼睛,身體一下子僵住,不置信低看看面前的食物,還有眼前這個女人。

    口氣是滿滿的不滿:“你去了那么半天,就弄出這兩碗面來?”

    兩碗清淡的面,上面還飄著幾片肉絲和青菜,這是打發叫花子嗎?這就是她所謂的做飯?

    “少爺,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我倒是想為你做大餐,得有東西猜行啊。”洛雨安有點兒沒好氣,“你家里什么都沒有,這面條我是找了半天才猜翻出來的。”

    這家里很明顯沒有開過伙,根本什么都沒有。

    她把面條往他面前推了推:“這個也不錯,你嘗嘗我的手藝。”

    司凌墨看著那面條,原本想著推開去,可是又覺得有幾分的新奇:似乎,自己真的好久沒有吃面了。

    他拿起了筷子,輕輕地挑起了面條放進嘴巴里,原本想著挑剔來著

    ,可是一口下肚,他挑起濃眉,居然覺得出乎意料的好吃。

    看著那碗面條都進了司凌墨肚子,洛雨安把身邊的那一碗也推了過去:“看來你真的餓了,這份也給你吧。”

    今天一直在醫院里忙活,她感覺根本不餓。

    司凌墨倒是也不客氣,三下五除二沒多長時間,兩碗面條都下了肚子。

    洛雨安不由得搖了搖頭,這真的是大總裁司凌墨嗎?別人不知道的,還會以為他是沒飯吃餓了多少天呢。

    “是不是味道不錯?”

    洛雨安對自己的廚藝還是很自信的,雖然她從小家境寬裕,但是父親一向對她嚴格要求,她很獨立,也并不依賴于傭人,并且前幾年一直在國外留學,在外地求學的日子,她早就練就了一身的好廚藝。

    “差強人意。”

    毫不客氣地吃完了面,司凌墨嘴里吐出的,卻是這幾個字眼。

    洛雨安氣結,她就不該多事,好心給他做飯,沒想到換來的就是這樣一個評價。

    “過幾天,我會帶著你去見我的父母,他們早就對你這未來的讓媳婦很有興趣了,而且,我覺得很可能等不到我帶著你去那個時候,他們也許這兩天就會突然到這里來,因為我告訴他們,你現在已經和我住在一起了。”

    司凌墨緩緩開口,洛雨安恍然大悟:“怪不得你會帶著我過來,是為了到時候怕他們懷疑吧?”

    他把自己帶過來熟悉環境,免得到時候顯得她對這里很是陌生,那樣就穿幫了。

    司凌墨沒有否認,理所當然低點點頭:“所以這段時間你最好經常待在這里,或者說,就提前住在這里?”

    “不,這就算了。”

    她趕緊拒絕。

    “怎么了?司太太,你不要忘了,我們可是快要結婚的人,難不成,還對住在自己家里很排斥不成?”

    司凌墨眸子一瞇,語氣很是不滿。

    “不,不是的。”雖然他的猜測是真的,但是她明白,也不能得罪他,只能胡亂地編著理由,“我父親還在醫院呢,我還要每天都去照顧他,至少,要過了這段時間才好。”

    司凌墨沒有說行也沒有說不行,從鼻子里哼了一聲。

    “如果沒有什么事情,我覺得我該走了。”

    洛雨安實在是在這里不適應,她趕緊站起身來,就想著離開。

    她慌亂的樣子讓司凌墨覺得又有幾分有趣,就促狹地攔住了她:“司太太,干嘛那么著急離開?你不是讓我們三個月里熟悉一下嗎?這三個月里我們可是要談戀愛的,難道談戀愛只是這樣動動嘴皮子嗎?”

    洛雨安的心跳都慢了半拍,她愣了愣神,有點不解:“什么意思?”

    (本章完) ( 心尖獨寵:高冷總裁住隔壁 http://www.kunqzp.tw/16/169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軍事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kunqzp.tw

1983年电子游戏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