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章:不要多管閑事

文 / 火扇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司凌墨一怔,看到洛雨安的大眼里都有淚花閃出了,手的力氣不由得放松了很多。

    洛雨安終于使出自己最大的力氣,把他推到了一邊。

    “這是對你剛才多話的懲罰。”他的聲音沉沉的,“看你以后還會無法無天嗎?”

    “司凌墨,你說話不算話,說好的,要三個月……”

    “三個月這么了?難道我還真不能碰你了?還有,不要給我提那個什么勞什子契約,你要是你再惹煩了我,我就提前讓你與我開始真正的夫妻生活。”

    司凌墨打斷了她的話,而且話里帶著很明顯威脅,洛雨安聽到他的“真正”兩個字,當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不知道是氣還是羞憤,她的臉一下子火辣辣的。

    她深吸一口氣,更遠地躲到了一邊,心底暗暗發誓。

    司凌墨,鬼以后才懶得管你的閑事!

    父母說讓他早點過去,司凌墨看了下時間,現在是下午三點,他思考片刻,決定還是馬上過去。

    “你趕緊換好衣服,收拾一下,我們等會就過去。”

    他對洛雨安下了命令。

    洛雨安點點頭,順從地走進了房間,很快換好了衣服,又把那一頭烏黑的秀發理了理,這才走出門來。

    司凌墨微微地抬頭,看著洛雨安嬌俏的模樣,雖然臉上不動聲色,但是心底還是有幾分贊嘆的,無論如何,洛雨安,至少打扮后的她,還是能夠擔當起“秀色可餐”這個稱呼的。

    “既然如此,我們走吧?”

    洛雨安試探低詢問道。

    聽到洛雨安悅耳的詢問聲,他忽然有點失神。

    從一開始,他就明白,自己雖然不是心血來潮,但是確實沒有把洛雨安太當一回事。

    只是恰巧而已。他需要一個女人去應付父母,她需要錢去救命。而當時的她,似乎條件完全符合父母的條件,而且看起來,這個人也不是那么的惹人厭煩。因此就是她了。

    對她,他一開始是輕視的,一個被前男友拋棄的女人,要說能有什么魅力,那真是笑掉人大牙吧,充其量,是個木頭美人而已。

    可是現在,他卻覺得,他似乎看不透她了。

    “你和我想的不一樣。”

    他輕輕吐出這句話。

    洛雨安在他的目光下無處躲閃,心底也隱隱有些后悔。

    也許,剛才見到林曉曉的時候,自己不該那么多話的,她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

    以前的她,是名門大小姐,從來都是性格柔順的,對誰就算是不滿臉上也是充滿笑容,因為所謂的教養。

    其實,從沒人知道她真實的性格,甚至連交往那么久的徐家偉都認為,她是沒脾氣的,所以他也認為,她像是白開水一樣平淡。

    可是現在,她的家已經破產,但是似乎也有了額

    外的好處,不用再遵循那些繁文縟節了。

    難道司凌墨現在覺得自己受騙了嗎?也是,現在她的表現,和自己的以前真的很不搭。

    “我們還不走嗎?”

    洛雨安開始有點緊張了,剛才那一幕的場景,讓她真的怕忽然又再重演。

    “雨安。”司凌墨的眸子瞇了瞇,主動叫她的名字,“以后,不要自作主張,我和林曉曉,早就是過去式了,也不可能有任何的聯系。更何況,你剛才在商場的時候,不是用力地吧她推到一邊以至于讓她撞了下嗎?顯然,你也很討厭她,還真的想我們和好?”

    洛雨安一下子聽出了不對勁:“我剛才沒有想著推倒她,是因為……”

    “是因為她自作自受。”司凌墨言簡意賅,“也好,她自大慣了,也該讓她知道,并不是四海之內皆她媽,每個人都要讓著她的。”

    洛雨安愣住了,他的話,是在贊賞她在服裝店里做的好嗎?

    至少,不是責怪她!

    洛雨安疑惑看他:“可是,她是你以前的女朋友,如果不是她甩……和你分了手,你們現在仍然是男女朋友的關系。”

    如果他是被甩的那一方,不應該是她放不下嗎?怎么現在看起來,像是到了個個兒呢?

    她的話音剛落,司凌墨的臉上就現出了一絲的玩味。

    “是林曉曉和我分了手,也許,有些事情,在對方做出決定的那一顆,一切都已經改變了。”

    “你是說,你不愛她了?難道,你的感情可以這么收放自如嗎?”

    洛雨安話語里有點揶揄,怪不得都說男人是喜新厭舊的動物呢。

    “對啊,你沒發現嗎?我現在的心思,已經全部放在了你這里了。我需要你。”

    他半真半假,湊近了她,把她胸前的一律秀發攥在手中。

    洛雨安忽然覺得心跳漏了一拍。

    這個男人,即便說著明顯的假話,也居然能做出這番讓女人心跳的動作來。

    而且,看他那副云淡風輕、理所當然的模樣洛雨安就頭皮發麻,忍不住曬笑一聲:“想和司先生您結婚的女人一定多如過江之鯽,何需要我啊!”

    “可偏偏是你呢?”

    他低頭瞟了她一眼,手沒有松開。

    “我們趕緊走吧,要不然會晚的。”

    她趕緊掙脫了他,縮著脖子,心虛吶吶著,朝門外逃去。

    司凌墨嘴角含笑:她剛才的模樣,緊張的很。

    不過,也真的可愛的很。

    去司凌墨父母家的路上。

    洛雨安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一直歪著頭看外面的風景,白皙的臉上沒有什么表情,但是心底是七上八下的。

    這去見對方父母,還是第一次呢,她雖然和徐家偉在一起那么長時間,可是都沒有走到去見家長的這一

    幕。

    沒想到,和司凌墨猜認識才多久,這就要去見他的父母了,雖然她也知道,只是一場名義上的婚姻,但是,確實也讓她緊張。

    司凌墨一邊開車,一邊觀察這她的神情,張口剛想說什么,忽然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一手放在方向盤上,一手拿起了手機,瞟了一眼上面的電話號碼。

    那號碼讓他愣了愣神。

    是林曉曉打過來的。

    想起今天在商場的那一幕,他的眉頭皺的緊緊的,想也沒想,就掛掉了電話。

    拖泥帶水從來不是他的作風,過去了就是過去了,他不想和林曉曉有一點的牽連。

    可是剛剛掛掉電話,林曉曉就再次打了過來,司凌墨不接電話,她就一刻不停地繼續,大有不達目的不罷休之勢。

    司凌墨煩不勝煩,想著是不是要把她拖入黑名單完事。

    在一旁的洛雨安,因為他的動靜過大,不由得好奇地轉過臉來,無意中就瞟到了他手機上來電人的名字。

    “你就接了吧,這樣一直不停地打,我覺得,她可能有什么事情找你。就算沒事,她也得親字聽你說了兩人不可能了,才會死心吧。”

    洛雨安試探地開口。

    他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洛雨安一下子噤口,是啊,他說了,不讓她管這個閑事,自己怎么就不長教訓呢?

    她趕緊低正襟危坐,真是的,誰愿意管他呢,她只不過是提個建議而已。

    司凌墨沉吟片刻,忽然又改變了注意:其實,洛雨安說的倒是有道理。

    因此他居然接受了她的建議,當林曉曉再次打過來的時候,他還是接了吧,如果讓林曉曉死心,似乎必須親自告訴她才行。

    電話再次響起的時候,他接起了電話。

    剛剛把電話放在耳邊,司凌墨還沒來得及說什么,那邊就傳來了一個急急的女聲:“是司先生嗎?”

    他愣了一下,不是林曉曉的聲音。

    那邊繼續:“司先生,我是林曉曉的助理,現在曉曉在醫院呢,她的頭今天被撞了一下,回去后就覺得很難受,現在就到醫院來了,現在檢查結果還沒有出來,她一直在昏睡。”

    司凌墨愣了一下,被撞了一下?

    就是因為今天在服裝店的時候,她想要給洛雨安一巴掌,然后弄出那個大烏龍嗎?

    當時看著她確實撞的挺狼狽的,但是居然夸張到去醫院的地步?

    “在哪個醫院?”

    他沉吟片刻,決定還是過去看看,畢竟這件事發生的時候,和自己也是有關系的。

    林曉曉的經紀人說了地址后,司凌墨就掛掉了電話,把車轉了方向。

    洛雨安有點奇怪,他這忽然改變方向,不準備去他父母家了嗎?

    “林曉曉和你說什么了?”

    憑著直覺,她也覺得這件事情似乎和自己有關系。

    “我們今天沒辦法去我父母家了,只能我告訴他們再改個時間了。”他輕輕吐出這句話,覺得頭有點疼。

    肯定得再給父母好好解釋,他們不會認為自己又是在糊弄他們吧?

    “沒關系沒關系的,你是有事情嗎?那你趕緊去忙吧。”

    聽到司凌墨的話,洛雨安趕緊開口,心底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她是真的沒準備好去見他的父母啊。

    “林曉曉在醫院里。”

    他的話很簡短,但是洛雨安已經把這話當成了他的解釋,她有點說不出是什么感覺:“你是說,你得現在去看望她嗎?”

    (本章完) ( 心尖獨寵:高冷總裁住隔壁 http://www.kunqzp.tw/16/169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軍事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kunqzp.tw

1983年电子游戏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