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章:給她的支票是怎么回事

文 / 火扇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司凌墨應該只是認為,他們想讓她找不到自己的東西,但是林曉曉可不是這么簡單的人!

    “多謝你的提醒,有空,我們還會過來看你的。”司凌墨伸手攔過洛雨安,卻被她輕巧的閃避了過去,眼神卻落在了她從手包中拎出一代粉末狀的東西,遞給了面前的蕭珉豪。

    “之前有幾個朋友,被他們這樣整過,碰巧我就是其中之一。”蕭珉豪有些無奈的聳聳肩,不過也正是因為那次的教訓,他學到了很多。

    不然,司凌墨跟洛雨安應該會要上明天的頭條了吧!

    出門遇見了警察搜身,卻也是林曉曉為他們特意安排的吧!

    他跟洛雨安之間的事情,讓她這么不甘心么?

    現在都用上了毒品,想要讓他們面臨拘禁,還有狗仔的追蹤報道,司氏集團的負面新聞……洛雨安跟他的婚事,也會因此告吹了吧!

    她還真是為他們臨時準備了不少是好戲!

    司凌墨送安靜的洛雨安回到了房間,看著她當著自己的面關上了酒店的房門,跟酒店的服務生要來了備用鑰匙。

    “竟然將我鎖在門外,難道你忘記了我們之間的婚約了嗎?”司凌墨揚揚嘴角,冰冷的開口,眼底的怒意幾乎要迸射而出。

    洛雨安抬頭,眼底劃過一抹堅決,卻緊緊的咬緊了唇瓣,一個字都沒有說出口來。

    他倒是有理由,就算他們之間有婚約,又怎么樣?

    他真的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就不會做出那么沒有人性的事情來!

    “說話!”司凌墨冷聲的命令道,看著眼前帶著決絕的洛雨安,他有些意外。

    “不是你背著我做了什么事情?擔心我知道么?”洛雨安看他大有不追究出答案,誓不罷休的意思,才冷聲的反問著。

    她一直認為是他幫助了自己,救了父親一命,她才會在一些問題上,跟他好好商量。

    她就算再傻,看見了一切,還能繼續的相信他嗎?

    司凌墨惱怒的伸手抵上洛雨安的下巴,惱怒的看著眼前的女人,“什么意思?說清楚!”

    “你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么?”洛雨安惱怒的伸手揮開他的手臂,卻沒有一點的作用。

    “蕭先生跟你的關系那么近,我爸爸才剛剛做完手術沒多久,就有人上門追債,你能說跟你沒有一點的關系嗎?”洛雨安不住的反抗著,下頜骨上的力氣幾乎要斷了她的骨頭一般。

    “什么?”司凌墨詫異的望著眼前的女人,她到底是知道了什么?

    司凌墨眼神暗沉,緊緊的盯著眼前的女人,他一定要聽見她親口說出來。

    “蕭珉豪是你的好朋友,所以你告訴他我爸爸有錢治病了,然后發生了什么,不用我在重復一遍了吧!真不明白,他到底給了你什么好

    處,竟然讓你做出這樣的事情!”洛雨安鄙視的打量著面前的男人,虧她還那么的信任他。

    她竟然不信任他,而是林曉曉那個女人的話?

    肆意的挑釁,讓司凌墨心底的怒意不住翻轉,就快要爆發出來,伸手擰過洛雨安纖細的下頜骨。

    洛雨安強硬的別過臉頰,唇瓣上傳來他帶著煙酒的氣息,清晰的傳入了她的肺腑,空氣仿佛一時間被壓縮,窒息的眩暈一陣陣的襲來。

    緊貼著他的身軀清楚的感受到他的變化,這意味這什么,她很清楚!

    他溫熱干燥的手心,在洛雨安身上游走,已經到了她的敏感地帶,意識到了他要做的事情……

    “現在,我就告訴你,他承諾了我什么?”司凌墨壓低了的嗓音,帶著奇異的力量,讓洛雨安一時間有些恍惚。

    至少不是現在,她不可以就這樣跟他兩人……

    洛雨安的奮力反抗,卻激起了司凌墨的征服欲,他手上的力氣漸漸的加大。

    嘭!

    悶響的一聲,讓司凌墨鉗制在她下巴上的手松了勁,洛雨安趁機從他的壓制中脫離出來,才轉眼看著剛剛在掙扎中,隨手抓住一旁冰冷的物件,摸著像是一個雕像的樣子,她才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脫離了他的禁錮。

    “啊!”

    洛雨安驚聲的尖叫聲回蕩在了房間中。

    她沒想到自己剛剛只是不想讓他繼續羞辱她,幾乎用盡身上的全力揮出了手中的雕像。

    此時,已經沾滿了鮮紅的血跡。

    “不知道,你現在的聲音,會穿透整個酒店么?”司凌墨冷聲的警告著,伸手摸向了還在流血的傷口。

    看著滿手的血跡,司凌墨不禁蹙起了眉頭,這個女人下手還真狠!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一時間嚇蒙了的洛雨安,不知道應該要怎么辯解她之前的行為。

    上次還能簡單的說笑著,是因為手抽筋了,現在她是真真切切的襲擊了他!

    雖然她真的對他做出來的事情很生氣,可是她這次真的不是有意的想要將他怎么樣!

    “只是出了一點的血,你還拿著那個東西,準備要再給我一下嗎?”司凌墨眼前有些眩暈,她還真是對他下的了重手,“還不快過來扶我一把!”

    洛雨安聽著司凌墨滿是怒意的口吻,才將手中的雕像扔在了一旁,快步的走到了他的身邊,“我們現在去醫院么?你傷的很重的樣子,應該要縫針吧!”

    “傷的很重?你是不是巴不得,一下打死我!”司凌墨惱怒的瞪著面前的女人,她還真是一點都不為自己擔心!

    “出門搭車,這件事情,不要跟我父母說,知道了嗎?”司凌墨可不想因為這件事情,再讓他們之間的事情繼續推后。

    “那我們快

    走吧。”洛雨安應聲,快步的走到了浴室,取過面前的毛巾,捂住了他的傷口。

    望著還在不住的向外冒血的傷口,洛雨安心底的怒意消失的無影無蹤,一心只想著要快點將他的傷口處理了。

    看著剛剛縫完針的司凌墨一臉的慘白,洛雨安安靜的跟在身邊,不時的偷眼打量著她的杰作。

    “你看見了什么,我告訴你那不是真的。”司凌墨看著身邊一臉愧疚的洛雨安,才在她耳邊低聲的開口。

    嚇的慘白的面容,還真是嚇的不清,讓司凌墨不禁微微揚起了嘴角,好笑的看著她低垂的面頰。

    這么點血都承受不起,她當初是怎么有勇氣,撞到他的車上的!

    “那你給她的支票是怎么回事?”洛雨安低聲詢問著。

    她并不信任林曉曉,但是他要是跟她之間沒有什么事情的話,怎么可能會給她支票?

    他們之間都已經沒有了任何的瓜葛,更不可能有什么經濟往來!

    “難道不是你贏了她兩百萬,她那么在意錢,你認為她還會善罷甘休么?”知道了他們之間的過往,他難道還不了解那個女人是什么樣的人么?

    竟然那么輕易的就相信了她的演技!

    洛雨安承認自己的確是在得到了兩百萬,想到可以為父親清償債務后,一時間的確是激動的忘記了那個女人的本性。

    他難道就是為了這個,才給了那個女人二百萬,就是為了不讓她再繼續的跟自己糾纏?

    難道,他之前就已經準備好了那張支票……

    他明明說過,不會幫她還債的?

    洛雨安無端端的開始感覺到不解,越想就覺著腦海中越亂,還有蕭先生那意味不清楚的話,就像是在幫他遮掩……

    看著洛雨安不住的眨巴著水靈靈的眼眸,蒼白的面容上竟然帶著一絲的期待,司凌墨卻不知道自己要怎么開口告訴她,就是為了要去給蕭珉豪還債的。

    “那我們今天去見蕭珉豪,就是因為你要替我給他還錢?”洛雨安心底已經確定了她今天所見的一切,才詢問望著面前的司凌墨。

    她在等著他給自己一個確定的答案。

    林曉曉根本就是在她的面前,專門的為她演了一場戲,只是為了要讓她跟司凌墨之間的關系破裂!

    一切都清楚的在眼前,洛雨安心底的陰云突然間散盡,眼底都掛著明媚的笑意。

    “不是!”司凌墨冷眼的打量著身邊的洛雨安,剛剛不是還認為他泄露的風聲,讓他的父親經歷了一場噩夢么?

    現在,倒反應的挺快!

    “哦……我知道了,某人只是口是心非。”洛雨安微笑的揚起嘴角,看著身邊司凌墨柔和了些許的俊容,低聲的調笑著。

    “雨安,我只是有另外的打算,蕭珉豪是我

    關系最好的朋友。”司凌墨看著她再次揚起的笑容,才在一旁無奈的開口,“他也并不是想要那樣對你的父親的。”

    “事情都過去了,而且,他確實也幫了我們。”洛雨安清澈的眼眸望著面前的司凌墨,鄭重的說道。

    她知道他是在為蕭珉豪著想,這樣就足夠了,她不會在追究下去了。

    看著眼前停下的出租車,洛雨安才打開了車門,跟司凌墨進了車廂。

    “你現在頭上這么大一塊紗布,一會見了叔叔阿姨,你要怎么跟他們解釋呢?”洛雨安看著眼前的賓館的大門漸漸的臨近,才有些無奈的開口詢問。

    她不想要去欺瞞他們的好意,這是她對司凌墨做下的好事,要是讓他們知道了……

    “你們!”還不等司凌墨跟她解釋,在車身前就傳來熟悉的驚呼聲,讓洛雨安的心一瞬間窒息。

    真是擔心什么來什么,這么早,叔叔跟阿姨竟然都已經起來了?

    還在賓館的門口將他們逮個正著!

    昨天就已經證實過了叔叔阿姨的精明,不是她能夠應付的了的,現在她該怎么說……

    (本章完) ( 心尖獨寵:高冷總裁住隔壁 http://www.kunqzp.tw/16/169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軍事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kunqzp.tw

1983年电子游戏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