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章:離婚吧!

文 / 火扇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洛雨安心底微微有些詫異的望著身后的司凌墨,卻看著他冰冷的面容上凸起的紅腫,顯然是剛剛司媽媽用盡了全力。

    洛雨安看著萱萱已經將水杯遞到了司媽媽的面前,攙扶著她不穩的身軀在沙發上坐下,卻感覺到他環在自己腰身上的手臂加大了力量,像是他知道她要離開一般,才輕聲的開口解釋著,“我去給你拿點冰塊。”

    “洛雨安,凌墨給你的財產你拿走吧!但是,我有一個要求!”司媽媽看著眼前親昵相依的兩人,在萱萱安撫下稍稍平復了情緒,聲音飄忽的傳出。

    “不可能!”洛雨安還沒有聽見司媽媽說出她的要求,司凌墨卻堅定的開口,讓她不禁有些好奇。

    “離婚吧。”司媽媽失望的眼神從司凌墨的面容上劃過,輕柔的聲音才飄進洛雨安的耳邊。

    耳邊放佛被炸響一般,洛雨安再也聽不見任何的話音,只是怔怔的望著眼前的一切,她是想過要離開司凌墨,但是如此的被離婚?

    “姑姑,你說什么啊?”萱萱看著面前沉默的眾人,才在一旁詫異的出聲詢問著。

    姑姑要讓洛雨安帶走凌墨哥哥所有的財產?

    “不許同意!”司凌墨陰沉的聲音在洛雨安的耳邊響起,才讓她從懵懂中清醒過來,看著司媽媽手中的協議,洛雨安才回望著身邊的司凌墨。

    他手臂上傳來的力量在不斷的加大,讓她不禁低聲的輕呼著。

    洛雨安抬眼望向了司凌墨眼眸的深處,那漆黑眼眸此時閃爍著的光耀,卻讓她難以移開視線。

    “這件事情,沒有你選擇的余地!”司媽媽惱怒的出聲,卻因為情緒的激動,眼前再次一片昏花。

    “洛雨安,你倒是說句話啊!看看姑姑都被你成什么樣子了,你就答應,又不會死!”萱萱看著一直沉默著的洛雨安,才惱怒的出聲。

    “靳若瑄,她是你的嫂子,說話給我注意點。”司凌墨攔過身邊的洛雨安,才冰冷的盯著萱萱,一字一頓的開口。

    “你們的婚姻,本質上就是一場交易,我還用得著那么尊重她嗎?”聽著司凌墨的怒斥,萱萱帶著幾分委屈的在一旁開口。

    什么嫂子?

    她本來就沒有想要將她當做凌墨的妻子的想法!

    “你!還這么護著那個東西!”司媽媽猛的從沙發上起身,滿是震怒的開口后,整個人就癱倒下去。

    司凌墨下意識的伸手攔住司媽媽的身軀,看著洛雨安已經撥打了急救電話,看著萱萱還想要在說什么,才用視線制止了她。

    看著救護車將司媽媽送到了醫院,在一番的診治后,司媽媽被送到了病房,洛雨安才稍稍松了口氣。

    在病房中的萱萱跟洛雨安再次的起了口角,兩人都被醫生跟護士從病房中勸

    了出來。

    此時的洛雨安只能在病房的門口,透過面前明亮的玻璃,看著司媽媽安靜的躺在病床上,司凌墨守候的坐在了病床邊。

    “跟凌墨哥哥離婚,對你并沒有什么損失,還是說你認為凌墨哥哥對你還有情誼?”萱萱望著眼前出神的洛雨安,才冷聲開口。

    “合同的事情,是你放在了桌子上,故意讓媽媽看見。”洛雨安平靜的口吻就像是在敘述一件別人身上發生的事情一般。

    “難道不是你放的嗎?”萱萱狡黠的目光閃爍的光亮,讓洛雨安不禁微微暗沉,“你跟凌墨哥哥之間的關系,一直都只是交易,難道不是你想要讓媽媽發現,好離開他嗎?”

    萱萱的反口一咬,并不出乎洛雨安的意料。

    “可是我并不知道司媽媽會來?”洛雨安無奈的揚起嘴角的笑意,看著打開了房門的司凌墨一臉的陰沉。

    就明白萱萱的說辭是給他聽的。

    “洛雨安,我們好好談談吧!萱萱,你去照顧我媽,一會我就回來。”司凌墨沉聲開口,洛雨安從萱萱嘴角得意上揚的笑容上劃過。

    “談什么?”洛雨安輕聲的反問著,看著萱萱走進了病房,在司媽媽的身邊坐下,才不禁有些苦笑,他終究還是相信著萱萱的話,現在是已經下定了決心要跟自己離婚吧!

    “這次合同的事情,是因為我沒有保管好。”司凌墨低聲的開口,他一直以為保管著那份合同,他們之間就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你的意思是你錯了?”洛雨安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司凌墨的話音卻像是她的幻聽一般,遲疑的在一旁出聲。

    沒有聽見司凌墨的回應的洛雨安心底輕微的抽動著,就像是被一層厚密的云層團團的包裹起來,甚至讓她都有些難以呼吸,才再次試探著出聲,“還是說,你認為我們沒有簽訂那份合約,就好了。”

    “是。”司凌墨卻突然間的開口,看著他鄭重的神色,洛雨安似乎明白了他的想法。

    “那就給鄭律師打電話吧!你的財產,我沒有任何的興趣。”心底仿佛被淹沒,胸腹中的空氣仿佛在一時間被抽空,洛雨安緊握著雙臂的手心攥緊,勉強的維持著平靜的開口,顫怵的聲線卻輕易的出賣了她的心緒。

    “你什么意思?”司凌墨聽著洛雨安帶著濃重傷感的聲調,望向她依舊維持著平靜的面容,不禁好奇的詢問。

    “你不是想要離婚嗎?那就讓鄭律師帶文件來好了,我沒有任何的異議的。”洛雨安對于司凌墨突然間的詢問,心底一陣的惱怒,難道不是他要離婚嗎?

    追問她什么意思,是要怎么樣?

    看著眼前突然間暴走的洛雨安,司凌墨一把攔過了她的身軀,將她攔在自己的懷抱中,任由她肆

    意的掙扎,卻絲毫沒有放手的打算。

    “好好的生活下去吧,合同的事情,就當它從來沒有發生過吧!”司凌墨感受著洛雨安眼角墜落在他肩頭的濕潤,才低聲在她耳畔開口。

    放佛帶有魔力一般,洛雨安心底的悲傷瞬間被吹散開來,回想起司凌墨剛剛說的話,才尷尬的羞紅了面頰。

    “可是……”司媽媽已經知道了,會那么輕易的就放過么?

    洛雨安一直都很清楚,在司媽媽的眼里,只有萱萱才是她最合適的兒媳婦,她會輕易的松口讓他們繼續生活下去嗎?

    “我會跟她談的。”司凌墨明白洛雨安想要說的事情,柔聲的安慰著。

    萱萱一直在注意著窗外的動靜,此時看著兩人緊緊的擁在一起,那情深的模樣。

    聽著床鋪上傳來的輕嘆聲,萱萱才望著眼前的司媽媽,“姑姑,我們這出并沒有太大的作用,看他們兩人的感情又和好了,下一步怎么辦?”

    “那就只有等著洛雨安自己退出了!”司媽媽從兩人的身影上收回視線,才不情愿的輕嘆一聲。

    洛雨安看著病床上的司媽媽動了動身軀,滿是怨恨的視線停留在她的身上,洛雨安才尷尬的從司凌墨的懷抱中離開,“媽媽醒來了,你快去看看吧!”

    “一起去!”不等洛雨安反應,手心已經被溫熱的手掌握住,拉進了病房。

    洛雨安看著病床上的司媽媽犀利的視線,恨不得將自己一刀刀的切碎,不禁尷尬的別過了視線。

    “媽媽身體不舒服,晚上就讓雨安招待客人吧!您好好的在這里休息,讓萱萱陪著你,心里也會好受點。”司凌墨沉聲在一旁開口,

    萱萱聽著司凌墨的話音,跟司媽媽相互的對視了一眼,才柔聲的開口,“晚上的招待宴,姑姑準備了那么長時間,要是不出席的話,恐怕不合適吧!”

    “媽媽身體應該還沒恢復好,太操勞了……”洛雨安有些擔憂的出聲詢問。

    “我還沒有那么嬌弱,一點點小事情不用你那么操心的。”司媽媽橫了眼身邊的司凌墨,他是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是在裝病嗎?

    被司媽媽一句話噎著,洛雨安尷尬的垂下了面頰,看著司媽媽在萱萱的攙扶下,從病床上下來,洛雨安似乎有些明白了為什么司凌墨剛剛那么平靜的開口。

    他早就知道了司媽媽不過是在他們的面前演戲。

    “姑姑,你要去哪里啊?”萱萱看著司媽媽拉著自己向門外走去,才輕聲的詢問。

    “當然是回家了。”司凌墨攔過身邊的洛雨安,不等司媽媽開口,就已經回應了萱萱的詢問。

    送走了司媽媽,司凌墨的車開的飛快,轉眼洛雨安就已經坐在了梳妝臺前,看著身上的玫紅色的禮服,將頭上幾根

    散亂的發絲整理好,才望向了身后的司凌墨,看著他身上合體剪裁的西服,不禁微微有些出神。

    “還看,時間都已經來不及了,難道你想要最后的隆重出場嗎?”司凌墨玩味的揚起嘴角的笑意,才走到洛雨安的身邊,看著她散落在耳邊的發絲,隨手幫她理好。

    司凌墨突然間親昵的動作,讓洛雨安羞紅了面頰,匆忙的起身,卻突兀的撞到了他的下巴,只聽見一聲痛呼。

    剛剛想要開口詢問,卻感覺柔軟的唇瓣落在了她光潔的額頭上,心底輕微的顫怵,讓洛雨安一時間有些愣怔的望著司凌墨。

    “怎么,撞傻了?”看著她閃爍著的眼眸,才柔聲的詢問著。

    “沒。”洛雨安尷尬的應聲,看著司凌墨架起的手臂,才攙住了他的手臂,跟在他身邊出了門。

    洛雨安之前來過幾次司家的別墅,卻從來沒有留意過這里的庭院,那蔥郁的樹枝上點亮的星星燈光,照亮了眼前的道路,撲面而來的花香讓她卻感覺像是置身花海一般!

    “怎么了?”司凌墨望著洛雨安出神的視線,完全沒有聽見他剛剛跟她說的話,才輕聲的詢問著。

    “太美了。”洛雨安有些尷尬的出聲,收回了沉浸在美景中的視線。

    “是嗎?可是我覺著,洛雨安,你比這里的一切都還要搶眼。”身后傳來低沉的嗓音中帶著幾分的笑意,讓洛雨安覺著耳熟。

    (本章完) ( 心尖獨寵:高冷總裁住隔壁 http://www.kunqzp.tw/16/169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軍事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kunqzp.tw

1983年电子游戏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