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9章:一波三折

文 / 火扇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哈哈哈哈!”徐家偉看著洛雨安再次在眼前揚起的手臂,眼看著轉眼就要再次的落到在自己的面頰上,才毫不留情的一把拉扯住。

    “你有病!”看著眼前扭曲著面容,肆意的發笑著的徐家偉,洛雨安奮力的從徐家偉的鉗制中將手臂掙脫了出來。

    “要是看過這些資料,你還是不相信!”徐家偉帶著幾分調笑的揚起了嘴角,定定的望著眼前的洛雨安,“我只能說你是中毒太深,你就看著你爸爸辛苦的建立起來的工廠,在你的手中倒閉吧!而且,我還要跟洛本同說,你干什么都不會成功的原因,只是因為你的女兒,瞎了眼睛,用自己所有的一切,去愛一個一心要報復你們的男人!”

    洛雨安冷眼的橫過眼前的徐家偉,壓抑著怒意的聲音,現出幾分沙啞,“這就是你一直想要看見的結果,是嗎?讓我知道,我選擇的男人,是我們家的仇人!”

    “是!”徐家偉得意的在一旁應聲,看著洛雨安面容越發的蒼白,“怎么樣,是不是很后悔,當初你所做的選擇?”

    “出去!”洛雨安緊緊的閉上了眼眸,現在她還不能倒下,這一次讓她震驚,但是意外的卻是心底一片空蕩蕩的,除了悲傷,幾乎沒有任何的余地在留給其他的感情。

    “哈哈哈哈哈哈!”徐家偉看了眼面前頹敗的洛雨安,再次得意的笑出聲來,卻不曾再在辦公室中做任何的停留,漫步的走了出去,那刺耳的笑聲在樓道中不斷的回響著。

    隨著徐家偉的離開,秘書才快步的走到了洛雨安的身邊,關切的在一旁詢問著出聲,看著洛雨安依舊是緊緊的閉著雙眼,僵硬的站立在了辦公室的門口,輕聲的詢問卻不見洛雨安有任何的應答,才匆忙的撥打了電話。

    洛雨安聽著秘書急切的跟電話中說了些什么,才伸手一把拉住了秘書纖柔的手臂,“不用了,讓我一個人在這里靜一靜。”

    “洛小姐,你沒事吧?”秘書有些遲疑的回頭望著眼前的洛雨安,沒有聽見洛雨安的應聲,才遲疑的在一旁開口,“那天洛總也是這樣,讓我出去,說是一個人想要靜靜,結果……”

    秘書后面的話,沒有說出口來,但是洛雨安卻知道,爸爸也一定是看見了這些文件,知道了當初事情的真相,在辦公室中獨自的靜靜,結果就暈倒了……

    “我沒事,你出去吧!”洛雨安稍稍平復了心底的震怒,才再次在一旁冰冷的出聲,身上的力氣仿佛一時間都被抽空了一般,她一直都想要回到身邊不遠處的沙發上坐下,卻無論怎樣都無法邁出腳步。

    看著秘書遲疑著,不斷的回頭張望著,過了許久才從辦公室中走了出去,洛雨安稍稍松了口氣,卻跌坐在了地面上,眼前是

    徐家偉剛剛扔過來的資料,散落開來,上面的白紙黑字,清楚的記錄了爸爸之前公司發生一系列意外事件的原因,跟關系人。

    讓洛雨安不禁想起當初,從司凌墨手中得到的同樣的文件,爸爸對司凌墨調查的資料中的疑問,都在眼前被清楚的列了出來。

    仔細的回想著這幾天,爸爸對她的態度,洛雨安眼底的淚水卻不住的從面頰上滑落了下來!

    爸爸,明明都已經那么清楚了司凌墨的事情,卻還是像往常一樣的對待著司凌墨,對自己提出關于這份文件的疑問的時候,還一直都在為司凌墨辯護。

    爸爸,他并不希望自己知道這件事情……

    只是一想到這里,洛雨安輕聲的抽泣聲,卻在耳邊缺乏清楚的凸顯出來。

    洛雨安伸手取過了桌面上放著的紙巾,卻聽著手邊的電話不斷的響動著,看著顯示屏上的來電顯示,洛雨安才接起了電話來,耳邊傳來的是洛本同關切的詢問聲。

    “雨安,發生了什么事情了嗎?”洛本同剛剛接到了秘書打來的電話,告訴了她說是徐家偉跟洛雨安說了些什么,洛本同的第一反應就是洛雨安知道了文件的內容。

    聽著她帶著濃重鼻音的話音,洛本同卻不知道應該要在說些什么。

    “沒事,只是徐家偉不知道想什么,又過來跟我說考慮跟他在一起的事情!”洛雨安聽著洛本同擔憂的聲音,知道肯定是剛剛出去的秘書擔心她,才會跟洛本同打了電話。

    要是讓爸爸知道自己已經知道了事情,不知道他又會受到什么樣的刺激,洛雨安才隨口的編出了借口。

    “你的聲音,怎么是這樣的?”

    “中午的時候有點受涼了。”洛雨安在一旁咳嗽了幾聲,想要努力的將自己說出的謊言圓滿起來,“爸爸,你不用擔心的,都是些小問題。”

    “感冒了,那你在家里好好的休息吧!工廠的事情,司凌墨剛剛過來跟我說了,已經解決了,你就不用那么擔心了,好好的休養身體才是最重要的,知道嗎?爸爸現在已經倒下了,你可不能再倒下了。”洛本同聽著洛雨安在一旁的解釋,才稍稍呼了口氣。

    他洛本同的女兒,可是他從小看到大的,要說是真的知道了司凌墨當初做出來的事情,肯定在他開口詢問的時候,就已經痛哭流涕著,不知道應該要怎么處理了!

    怎么還會跟他在這里平靜的開口解釋著。

    一想到這里,洛本同一直緊繃著的心,再次的松緩了不少,才稍稍呼了口氣。

    “司凌墨?”此時被洛本同牽引著心神的洛雨安,聽見了洛本同提起了司凌墨的名字,不禁再次擰起了眉頭來。

    “他剛剛還在這里,跟我說重新的接手了司氏集團,對我們工廠

    的阻礙,他正在努力的清除中。”洛本同看了眼剛剛進門的司凌墨,手中拎著的水壺,才跟洛雨安在一旁柔聲的解釋著。

    “他現在在那里嗎?”洛雨安聽著洛本同為司凌墨解釋的話,不禁輕聲的冷哼一聲。

    現在才想到要好好的照顧她爸爸嗎?

    會不會太晚了!

    從他們結婚到現在,司家讓爸爸受到的委屈還少嗎?

    也許,徐家偉說的是對的,從一開始,他們之間就是一個錯誤!

    根本就不應該要開始!

    洛雨安匆忙的從辦公室中走了出去,卻看著徐家偉的車子依然還在工廠前停放著,稍稍遲疑就轉身走到了一旁的街道,正要伸手將路邊的計程車攔下,卻看著徐家偉卻先一步的將車停在了她的眼前。

    清楚的知道徐家偉的意思,洛雨安轉身就走到了一旁,徐家偉卻開著車跟了過來。

    “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難道告訴了我這些,對你來說,還不夠嗎?”洛雨安冰冷的轉過身,冷眼的瞪著面前開著車的徐家偉,他現在還想要在做些什么?

    “我只是想你應該有想要去的地方,我可以順道送你一程!”徐家偉看著洛雨安紅腫的眼眸,顯然是在他剛剛離開了之后,洛雨安的情緒突然間的爆發。

    遺憾的是,他卻完全都沒有看見。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想我用不著!”洛雨安看著在徐家偉身后開來的計程車,才再次伸手攔了下來,不等徐家偉的車輛再次的啟動,洛雨安就已經打開了車門,坐進車廂中,跟司機囑咐了地點后,看著車輛從眼前駛離,向醫院的方向駛去,洛雨安才下意識的望向了身后,完全看不見徐家偉的影子,洛雨安才稍稍輕松的呼了口氣。

    看著計程車在醫院門前停下,洛雨安付清了車費后,從車上走了下來,剛剛走了兩步,就看見了迎面而來的司凌墨,洛雨安不再有任何停留的,走到了司凌墨的面前。

    司凌墨看著洛雨安來勢洶洶的模樣,眼神不禁越發的漆黑。

    不久前,還在洛本同的房間里,聽見他跟洛雨安之間的對話,不是已經將洛本同工廠的事情,處理好了嗎?

    她現在又跟他是在生哪門子的氣?

    “司凌墨,我問你一件事情?”洛雨安冰冷的視線,讓司凌墨不禁再次沉斂了視線,下意識的望向了身后不遠處坐在休閑椅上的洛本同。

    “我爸爸工廠的破產,是不是你做下的?”洛雨安強壓著心底的火氣,出聲在一旁質問著,看著司凌墨一直陰冷著的面容上顯現出幾分的震驚。

    “那就是說,你不否認了?”好半天都沒有得到司凌墨的回應,洛雨安才再次出聲。

    “是。”司凌墨看著洛雨安被水意暈染的眼眸,稍稍遲

    疑,才柔聲的在一旁開口應聲,看著洛雨安腿上一軟,想要伸手將她扶住,卻被洛雨安一把從面前打開,“是不是徐家偉跟你說的這些?”

    “誰說的這件事情,現在還重要嗎?”洛雨安冰冷的在一旁應聲,卻聽見不遠處傳來一陣沉悶的響聲,下意識的望去,卻讓洛雨安輕聲的驚呼著,眼底的淚水從眼眶中不住的淌出,似乎是要將所有的委屈都發泄出來一般!

    司凌墨才順著洛雨安驚呼的方向望去,看著躺在了地面上的洛本同,此時身邊已經圍來了不少的醫護人員,簡單的急救措施后,洛本同就被再次的送進了手術室中,看著身邊一直緊緊跟隨著的洛雨安,此時已經平復了不少的情緒,只是那蒼白的面容上滿是水意的眼眸,讓司凌墨莫名的感覺到一陣的心痛。

    (本章完) ( 心尖獨寵:高冷總裁住隔壁 http://www.kunqzp.tw/16/169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軍事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kunqzp.tw

1983年电子游戏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