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0章:破滅的希望

文 / 火扇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司凌墨走到了洛雨安的身邊,想要開口安慰,卻不知道從哪里開始說起。

    “要是我爸爸有任何的事情,我這輩子都絕對不會原諒你的!”洛雨安瞪大的眼珠,盯著眼前的司凌墨,幾乎要從眼眶中掉落出來一般。

    “雨安,我并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司凌墨看著手術室的燈還在持續的亮著,不禁稍稍松了口氣,只要洛本同還活著,一切就都還有恢復的可能!

    只要洛本同原諒了他,洛雨安……

    “我不想聽見你說話!你走!”洛雨安惱怒的瞪著眼前的司凌墨,現在,她最不想要看見的人就是——他!

    要不是他當初對爸爸的公司做出了那樣的事情來,一切就都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爸爸怎么為了一個小小的工廠,如此的耗費心血,眼看著自己的女兒跟仇人結婚,還要自己一個人承擔著這一切,只是為了要保護她!

    可是,知道了這一切的她,怎么還會讓他繼續的停留在這里。

    “那件事情,我已經承認是我的錯了,可是,我們生活了這么長時間,我是什么樣的人,難道你不清楚嗎?”司凌墨帶著幾分無奈的在一旁嘆了口氣,現在的他是說什么,洛雨安都不會聽的進去的。

    “我當然知道你是什么樣的人!”洛雨安冰冷的揚起了嘴角的笑意,冷眼的盯著面前的司凌墨,“不過是想要看著我們過的更加的悲劇的人而已!你對我們家到底是有什么樣的仇恨,非要這樣的對待我們?”

    司凌墨冷峻的面容上再次掛上了幾分陰沉,“這件事情,有時間了,我會跟你慢慢的解釋的,雨安。”

    聽著司凌墨在一旁柔聲的勸慰聲,怒意在不斷的翻滾著,什么叫做有時間了?

    要不是徐家偉對他們的憎恨,一直都在想著要讓她如何的痛苦,她還會有真的揭穿他本來面目的一天嗎?

    過去的一切,到頭來都不過只是證明了她有多么的天真,竟然還會跟這樣的人結婚,曾經一度的還認為自己是那樣的幸福!

    到頭來,不過只是讓她看見了自己更加可悲的模樣!

    無論怎么想著都不想要讓徐家偉的計劃成功,明明知道是他在故意的設計自己,可是結果,卻不還是一樣,她怎么都無法克制自己心底的怒意!

    “司凌墨!我現在鄭重的告訴你,我跟你之間的婚姻,從此刻開始完全的結束!”洛雨安冰冷的話音人,讓司凌墨漆黑的眼眸越發的暗沉下來。

    “那些事情都是我在認識你之前發生的,你難道還要因為這些事情,放棄我們之間所經歷過的一切嗎?難道我們的家,對你來說沒有任何的一點意義嗎?”司凌墨伸手拉住了洛雨安的肩頭,努力的想要在一旁勸說洛雨安。

    知道

    她不過只是一時間的被氣暈了,才會突然間冒出這樣的想法來!

    手中緊緊握住的洛雨安的肩頭,卻仿佛像是要消失一般的,越發的纖細,讓司凌墨不禁加大了手上的力氣。

    肩膀上傳來的疼痛,對此時的洛雨安來說,已經輕微的不可察覺了,只是冰冷的盯著勉強的司凌墨,一字一頓的開口,“我跟你說的是認真的!這幾天,我已經仔細的想過了,我們之間從一開始就是錯誤,只能怪我眼拙,并沒有看出來,原來你對我們家一直是這樣的看法!”

    “不,只能說是我一直都不想要相信,會是這樣的!”洛雨安沉聲的開口,卻在轉眼間意識到了什么一般,再次改口,“不論我們之前走的多么的親近,你卻從來都沒有開口喊過我爸爸一聲,我就應該知道了你真實的想法!可是,我卻一直都不肯相信,才會讓事情變成眼前的這樣一步!”

    看著眼前司凌墨愣怔的模樣,洛雨安才奮力的將司凌墨的緊緊攥著自己肩膀的手臂,從肩頭上拉扯下來,她早就應該要清楚,卻是自己始終都不愿意去相信!

    “雨安!”司凌墨看著被洛雨安拉扯下去的手臂,想要再次的扶在她的肩頭,卻在對上她那冰冷的視線,手臂僵持在了半空中。

    “你爸爸跟媽媽肯定是,早就已經知道了這一切了,是不是?”越不想要想起一些事情的時候,卻總是越發清晰的出現在了眼前,在他們剛剛要決定結婚的時候,司媽媽的不滿意跟司爸爸奇怪的態度,還跟司凌墨在書房中秘密的交談,不都是已經清楚的說明了這一切嗎?

    “原來,一開始,就只有我一個人是傻瓜,還要讓爸爸為了我這個女兒,不斷的受委屈!”洛雨安甚至都能想到,明明已經知道了事情真相的他,心底是多么的不甘,卻還要為了她跟司凌墨笑臉相迎。

    她真的是做了很過分的事情,明明爸爸都已經到了改要去享福的年紀了,卻還一直要如此的辛苦的,為自己操勞!

    而她卻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曾多想,還以為生活會更加的美好,還認為自己生活在幸福中,更是為了這些所謂的幸福,又傷害了多少的人呢?

    耳邊錯亂的穿插著林曉曉跟徐家偉不甘心所說的話,她當時為什么都沒有好好的去聽一聽,反而是那樣的相信,眼前這個罪魁禍首!

    司凌墨耳邊穿過洛雨安悲痛的聲音,想要開口說些什么,卻張了張口,什么也都說不出來,唯一能夠做到的,就是安靜的在這里看著眼前的洛雨安。

    只是隨著開口訴說心底的不甘,淚水卻從眼底傾瀉而出,路遠不住的的擦拭著眼角的淚水,卻怎么都止不住的悲痛彌漫開來。

    司凌墨一直靜靜的望著眼前的

    洛雨安,時間卻也在不經意間流逝,當手術室門口傳來細微的響動聲時,兩人同時的起身快步的走到了門口。

    洛雨安卻在走進醫生身邊的同時,不禁下意識的打了個冷顫,那滿布在醫生面頰上的陰云,已經讓洛雨安意識到了,此時他將要開口說的話。

    而此時的司凌墨,卻還苦苦的抱著最后的一抹希望,眼前不斷的劃過洛雨安堅定的跟他開口說是,不原諒的話!

    洛本同真的除了什么事情的話……

    “對不起,我們已經盡力了。”洛雨安在耳邊聽到的最后一句話,下一秒就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

    司凌墨眼看著洛雨安渾身癱軟,匆忙的伸手扶住了洛雨安的身軀,在醫護人員的幫助下,送洛雨安去了醫院,將洛雨安送去了病房,看著她平靜的睡顏,司凌墨不禁下意識的輕嘆了口氣。

    一直流淚著的眼眸,此時被微微浮腫的眼瞼遮擋,聽著她均勻的呼吸聲,司凌墨卻覺著心頭壓了一塊石頭一般,沉重的讓他難以呼吸。

    耳邊一陣響亮的呼嚕聲,讓洛雨安猛然間的從睡夢中驚醒過來,看著被月光照亮的房間,洛雨安才從床鋪上起身,看了眼仰首靠在身后的靠背上,睡的正香的司凌墨,洛雨安輕嘆了口氣,打開了手邊的房門,從房間中走了出去。

    沿著冗長的走道,洛雨安推開了熟悉的病房的房門,看著眼前空蕩蕩的床鋪,洛雨安眼底的淚水再次暈染開來,安靜的順著面頰不住的向下流動著。

    從睡醒的那一刻開始,洛雨安總是覺著之前發生的一切都像是做夢一般,爸爸應該還在床鋪上安靜的熟睡著,身邊環繞著的檢測機器,有序的發出聲音。

    可是,事實卻總是讓洛雨安如此的難以接受。

    緩慢的移動著腳步,洛雨安到了床邊,伸手撫摸著冰冷的床鋪,低聲的抽噎著……

    被洛雨安關門的聲音,從睡夢中驚醒的司凌墨,只看見了洛雨安離開的暗沉的背影,司凌墨起身,跟在了洛雨安的身后,看著她走進了洛本同原本住著的病房,司凌墨才斜倚在了病房的門口,點燃了手中的香煙,氤氳的煙氣漸漸彌漫開來,耳邊是從病房中傳出的洛雨安細微的抽泣聲。

    “爸爸,對不起!”洛雨安低聲的開口,下一句話卻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來。

    聽著房門變傳來的聲音,洛雨安才下意識的向門口望去,看著司凌墨的身影被樓道中的燈光大量,洛雨安才惱怒的出聲,“司凌墨,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絕對!”

    “雨安,爸爸,他都已經走了,你……”司凌墨的話還沒有說完,面頰上就被一陣熱辣打斷,看著洛雨安再次揚起的手臂,司凌墨才一把拉扯了過來,將洛雨安拉入了自己的懷抱中

    ,卻看著洛雨安不住的在其中掙扎著。

    “之前的事情,我可以跟你解釋的,我承認,是我沒有仔細的考慮過,你能不能不要在計較了!”司凌墨看著洛雨安還在不住捶打著自己的胸口,那穿透了他胸肺的疼痛,讓司凌墨有些擰起了眉頭來。

    “你為什么要那么做?到底是為什么要那么痛恨我們家?我們之前不是完全不認識的嗎?”一直用力的捶打著的洛雨安,雙臂上漸漸傳來一陣陣的疲乏,讓她幾乎無力在抬起手臂來,伏在司凌墨的懷中,低聲的在一旁抽噎著。

    她不明白,完全不明白,事情為什么會變成眼前這樣?

    司凌墨低垂著眉眼,聽著洛雨安沉痛的質問聲,不禁柔聲的在一旁嘆了口氣。

    (本章完) ( 心尖獨寵:高冷總裁住隔壁 http://www.kunqzp.tw/16/169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軍事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kunqzp.tw

1983年电子游戏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