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五章 玩得大點

文 / 耳東水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楊梟證實了屋子里面再沒有什么危險的陣法之后,孫胖子便開始拉著老莫在這間老房子里面查找有價值的線索。孫胖子隨便拉開了大衣柜之后,只向里面看了一眼,就開口向楊梟和老莫說道:"你們說說,看停尸房一個月能賺多少錢?"

    楊梟看了孫胖子一眼,沒有說話。老莫剛剛將床底下的皮箱抽出來,聽到孫胖子有些無聊的問題之后,順嘴說道:"這種三線城市轄下的縣級市,最多也就是一千五六,加上死者家屬給點辛苦錢什么的,一個月也到不了兩千"

    孫胖子笑了一下,從大衣柜里面抱出來一個紙箱,里面一摞一摞,滿滿當當都是嶄新的百元鈔票。孫胖子將紙箱里面的鈔票一股腦的都倒在了床上,,粗看了一下,差不多也有四五十摞,這就是四五十萬的現金。

    孫胖子看著這滿床的鈔票,說道:"這里面是四十八萬。李強今年是五十一,就算他看停尸房到七十一,再敢干二十年也賺不到四十八萬吧?都趁這么多錢了。還守著停尸房不放,不是我說,就著境界你們真要好好學學。"

    說完之后,孫胖子又掏出來電話,也不避諱楊梟和老莫,就坐在床上的錢堆里,一個電話打了出去,同時將在換衣室中找到的李強身份證掏了出來。電話通了之后,孫胖子和電話那一頭的人客氣了幾句之后,就進入到了正題:"幫哥兒們個忙,查一個人的銀行儲蓄情況。李強,西川省宣胡市人,身份證件號碼xxxxxxxxxxxxxxxxxx……"

    幾分鐘之后,電話的那一頭就有了消息,孫胖子笑瞇瞇的重復了一遍:"哦--銀行存款是一萬二,信用卡欠了三千多,兩年都是只還利息,半個月之前突然都還上了。沒事,他欠了我一個朋友五十萬一直沒還,那個朋友讓我幫忙查查他有沒有錢藏在外面。哈哈……不過現在看,他是真還不上了,算我那個朋友不走運吧。我這里還有點事,等過兩天見面再聊"

    這個電話打完之后,孫胖子笑瞇瞇的看著楊梟和老莫,說道:"現在這個局面好像清晰一點了,看停尸房的李強半個月之前突然多了五十萬。然后停尸房就開始丟尸體,二室的人來了之后找他了解情況,李強應該是說漏了嘴,被大官人他們幾個聽出來什么。之后他們幾個人的魂魄就都被迷了。李強就沒有那么幸運,掛在心臟上面的置狼要了他的命。從昨晚到現在,除了三陰命的尸首被盜之外,就連是三陰命的活人都開始失蹤。然后就是剛才這一出……"

    孫胖子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見老莫突然打斷了他的話,說道:"等一下,安平那邊也是醫院停尸間被盜的尸體,現在李強已經出事了,難保那邊的停尸間管理員不會出事。這種事警察去了也沒用,是不是我們去趟安平,在那個管理員出事之前找到他。只要我們快一點,可能什么事情都知道了"

    老莫一邊說一邊看向孫胖子,不過他沒有想到孫胖子說了另外的一番道理:"不去安平,現在那個人就是想把我們調過去。不是我說,自打昨天晚上過來,所有發生的事情就都在把我們向安平趕。安平出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但是我敢和你打賭,起碼那個人在宣胡有很重要的事情沒有做,或者是還沒有做完"

    老莫品了品孫胖子話里面的味道,似乎也有他說的道理。頓了一下之后,老莫說道:"既然不去安平的話,那么我們現在做什么?"

    孫胖子呲牙對著老莫笑了一下,隨后手指在房間里面虛畫了一個圈,說道:"繼續找,我就不信這里除了錢之外,再找不到什么有價值的線索了"

    既然不去安平的話,現在也只有李強這一條線索了。趁著老莫打開了皮箱,在里面東翻西翻的時候,楊梟走到孫胖子的身邊,慢悠悠的說道:"你賭宣胡是不是有點冒險了?"

    聽了楊梟的話之后,孫胖子轉頭沖著他一笑,說道:"我從來就沒有輸過……"

    這句話說完的時候,老莫已經放棄了皮箱,準備換別的地方繼續檢查的時候,眼睛無意中看了滿床的鈔票一眼,就這一眼讓老莫愣了一下,隨后他瞇縫著眼睛在床上拿起了一摞鈔票,隨后在鈔票里面找出來一張疊成四方形的紙片,這紙片已經開始發黃,老莫小心翼翼的把紙片展開,看著像是一張信紙。

    就見他的手里面握著這張發黃信紙,對著孫胖子喊道:"你們過來看看,這個是什么?"

    "老莫,眼神不錯啊,藏得那么隱蔽你都能找到"孫胖子走過去接過來信紙,掃了一眼滿紙寫的都是他不認得的一種文字。當下他考慮都沒有考慮,順勢將信紙遞到了楊梟的面前:"老楊,來,你給翻譯一下"

    看著孫胖子一付理所當然的嘴臉,楊梟苦笑了一聲之后,將目光轉到了孫胖子給過來的信紙上面。開始楊梟開始表情自若的看著信紙上面的文字,但是越看到下面的時候,他的眉頭就皺的越厲害,等看到最后的時候,楊梟的眉頭就擰成了一個疙瘩。

    孫胖子看著楊梟臉上的表情,越看心里面就越沒底。等不及他看完,孫副句長就說道:"老楊,上面說的什么?你多少給句話,這是想把我活活憋死嗎?"

    孫胖子說完的時候,楊梟也看完了信上的內容。他深吸了口氣之后,說道:"這封信不是寫給李強的,應該是他偷來的。這是一個叫做劉布真寫給另外一個人的信,說是他找到了續命之法。已經在自己身上做了驗證,沒有發現不妥的地方。"

    說到這里,楊梟頓了一下,將信紙還給了孫胖子之后,轉頭看了看窗簾后面醫院的位置,最后又將目光轉移到了孫胖子的身上,說道:"我勸你一句,現在最好把吳主任拉進來。如果他能來的話,就算給我們買個保險了。就算他來不了,最少也要把楊軍拉進來"

    孫胖子看著楊梟,說道:"這事還要麻煩吳主任?老楊,這個劉布真的你認識?搞不定他?"

    "劉布真沒有問題"楊梟突然嘆了口氣,說道:"有問題的是收信的那個人。那個人的面貌雖然你沒有見過,但是最近也打了幾次交道。他還有個徒弟,叫做羅本,你想起來了嗎?"

    孫胖子聽到了之后倒吸了一口冷氣,隨后馬上掏出來手機,飛快的調出來吳仁荻的號碼打了出去。電話是通的卻一直沒有人接,一連幾遍電話打過來最后都是這種情況。后來又給楊軍打了電話,不過這另外一只楊的電話直接關機,也不知道他都在忙些什么。

    最后孫胖子實在是沒有辦法,只能死馬當做活馬醫,無奈之下給高亮打了一個電話。想不到的是,電話里面響了幾聲之后,就響起來了高胖子的聲音。孫胖子沒有想到高亮的電話能打通,驚訝之余給他講了這里的情況,最后提出來要吳仁荻或者楊軍來一趟宣胡市,如果來的晚了,怕會再有什么大亂子。

    高亮聽完沉默了一會之后,也說了一件讓孫胖子嚇了一跳的事情。高亮現在并不在民調局里,而吳仁荻需要坐鎮民調局,不可以輕易地離開。最后他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說出來楊軍也不能過去。這還是楊梟走的早,要不然他能連楊梟都攔下,讓孫胖子帶著人自己去查。

    孫胖子在高亮的語氣里面聽出來的不尋常,問了一句:"到底現在局里面出了什么事了?"

    再說話是,高亮的語調低沉了幾分,他猶豫了一下之后,才說道"沈辣的醫院出事了,你不要擔心,沈辣他本人沒事,具體的事情你回來再說。我已經讓楊軍守在醫院了,從現在開始,楊軍都會常守在醫院的,你有事沒事都不可以聯絡他。還有,你那邊的事情你們自己解決。我這邊不會再給你增加人手,還有,如果二室和五室的人醒過來,讓他們馬上回來"

    孫胖子聽的眼睛都快瞪出眼眶了,等到高亮說完之后。他頓了一下,理順思路之后,對著電話里面的高亮說道:"局座,要不然您找個人把我換回去,我去醫院那兒看著辣子,你把楊軍派過來,二楊都在這里,勝算還能高……"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高亮就已經掛了電話。這個意思再明顯不過,你把宣胡的事情處理完了之后,再回來。

    孫胖子看著電話發了會呆,隨后有些無力的坐到了李強的床上。他抽出來一張百元鈔票,眼睛盯著鈔票呆呆的看了一陣之后,開始將鈔票左右對折了一下,就見他的兩只胖手來回的折來疊去,沒有多久一只小巧的紙飛機就出現在孫胖子的手中。

    紙飛機疊好的同時,孫胖子臉上又恢復了他招牌的笑容,他將紙飛機向空中一甩,笑瞇瞇的看著紙飛機飛起來的弧線,自言自語的說道:"現在趕時間,那么就玩的大點吧……" ( 民調局異聞錄后傳 http://www.kunqzp.tw/4/48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軍事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kunqzp.tw

1983年电子游戏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