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將軍府

文 / 耳東水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紙飛機落地的時候,本來站在門外的艾果突然走了進來,說道:"孫句長,我們局的刑偵大隊到…..嘔!"她看見了滿地的尸體碎塊和床上被鈔票埋了一半的人頭,當時就忍受不了,捂著嘴巴沖了出去,就聽見她跑到門口的時候就忍受不住,"哇!"的一口將早飯都吐了出來。

    隨后外面陸陸續續的又進來七八個警察,看到這樣的場面也是有些呼吸急促,臉色發白。宣胡這樣的小地方什么時候發生過性質這樣惡劣的案子?帶隊的警察就是剛才在停尸間負責的那個位。他喘了口粗氣之后,對著孫胖子說道:"幾位領導?這里…..."

    孫胖子踮著腳尖,從滿地的尸塊中走到了帶隊警察的身邊,似笑非笑的說道:"我們到的時候,現場就已經是這個樣子了。看來犯罪分子比我們早了一步,既然你們來了,我們就不跟著瞎摻合了。這里讓給你們"

    說完之后,孫胖子帶著楊梟和老莫從房間里面走了出去,留下了案發現場幾個臉色蒼白的警察。

    在樓梯口看見了還坐在樓梯上干嘔的艾果,叫上她一起出了這棟即將要動遷的居民樓。出來之后,孫胖子掏出電話給謝局長打了過去,說道:"老謝,有幾件事情要麻煩你。第一,我要四十八小時之內,在宣胡所有的報紙、電話和平面媒體上都發布一則尋人啟事,內容是一個做羅本的人,來宣胡找一個叫做劉布真的,怎么措詞你自己定。

    第二,給我準備一份詳細的宣胡當地平面地圖,對,要包含郊區,只要是掛上宣胡兩個字的地圖我都要。最后一件事是關于醫院那里停尸房的,你和醫院那邊說一下,這幾天停尸房的管理工作由我們幾個人負責了,還有,今天傍晚之前,把留在醫院看守停尸房的警察撤回來,不過禁戒線不要撤。停尸房可以正常使用,但是從現在起,所有存放在停尸房里面的尸體我都要知道死者生前的詳細資料。"

    掛了電話之后,孫胖子扭臉看了看還是一臉慘白的艾果,說道:"大果子,咱們宣胡有幾家婦產醫院?"

    艾果愣了一下之后,才反應過孫胖子口中的大果子說的就是她,雖然這個外號起的有些莫名其妙,但看在部里領導的份上,艾果也就默認了,說道:"宣胡是個小地方,剛剛縣改市也沒有幾年。現在只有一家婦產醫院,不過人民醫院那里也有婦產科"

    "兩家生孩子的醫院"孫胖子點了點頭,說道:"我們挨個走一圈吧,先回醫院。安平那邊差不多也該把我們的人送來了,先過去看一眼,再去婦產科看看"

    艾果不明白孫胖子要去婦產科的意思,既然部里領導那么不見外的給自己起了個外號,那么問兩句應該也不算什么了。艾果答應了一聲之后,湊到了孫胖子的身邊,開口問道:"孫句長,您在婦產醫院有什么朋友?"

    孫胖子看了艾果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不是我說,婦產醫院里面都是人家的娘兒們,我能有什么朋友?既然問了,我就告訴你。省的過兩天從你們宣胡傳出來,說我是變態,去婦產醫院看人家生孩子玩"

    說到這里,孫胖子頓了一下,眼珠在眼眶里轉了一圈之后,又接著一本正經的說道:"不過這事你知道就別往外面傳了。我有一個朋友幾年前來過你們宣胡,當時他在你們這里犯了一點男人都會犯的錯誤。據說那個女的后來有了,這次知道我來宣胡,就拜托我過來幫他打聽一下。大果子,你管片里面有沒有那個小孩子姓吳,只跟媽媽過的,對了,那個小孩子可能遺傳我朋友的特征,多少有點少白頭。老楊,你別走啊,我說的對吧?"

    開始楊梟還微笑著聽孫胖子編故事,但是聽到小孩子姓吳還有少白頭的時候,他馬上轉身主動和孫胖子拉開了距離。聽孫胖子叫他的時候,他馬上回答道:"別問我,我沒聽到……"

    回到了醫院之后,孫胖子讓艾果去準備車輛。他和楊梟、老莫一起見了守在這里的王蕭然。就在不久之前,五室的幾個人從安平送了過來,和二室的人一樣,他們渾身上下也沒有發現外傷,只是一直處于一種深度睡眠狀態中。

    去病房查看了一眼這幾個調查員之后,孫胖子又去找了醫院的院長。昨天晚上停尸間出事之后,院長也趕到了現場,通過謝局長知道了孫副句長的身份。雖然不是一個系統的,但是這位小城的醫院院長也不敢得罪這位公安部下來的領導。

    跟醫院的院長,孫胖子又換了另外一種說法,說最近解救了一些被拐賣的婦女兒童,其中懷疑有宣胡當地的被拐人員,他這次的宣胡之行還有一個目地,要統計一下在宣胡所有出生的人員名單。因為事情有些復雜,而且已經進入了保密程序,希望當地醫院不要向外透露消息。

    院長連聲答應,雖然安排人將有記錄以來,所有在該醫院出生的出生名單調了出來。好在現在都到了數字時代,不用像以前查找資料那么麻煩,只要在醫院聯網的電腦上敲擊幾下鍵盤就都知道了。孫胖子將名單拷貝在u盤之中,隨后告辭離開了人民醫院。帶上了楊梟、老莫和王蕭然,由艾果開車領路到了下一站的婦產醫院。

    婦產醫院的院長和艾果認識,知道了孫句長的身份之后,很快的也拿到了婦產醫院中的出生名單。這件事情做好之后也到了下午三點多鐘,孫胖子竟然改了脾氣,沒有安排吃飯的事情,幾個人只是在車上湊合了一口面包和礦泉水之類的東西之后,馬上就有趕回了宣胡人民醫院。

    回來之后,謝局長派人送的宣胡地圖也已經到了。就在孫胖子他們準備借醫院的會議室在查看地圖的時候,醫院大廳的電視里面,已經有了羅本尋找劉布真的尋人啟事。一位美女主播在電視中說道:"劉布真,羅本喊你回家吃飯……"

    孫胖子看著電視屏幕下方不斷出現羅本喊劉布真回家吃飯的滾動字幕,呲牙一笑,說道:"羅本現在吃飯的地方還真去不得"

    借了醫院的會議室,孫胖子找了臺電腦連了公安局的網絡,隨后讓王蕭然和老莫一起,開始對照兩家醫院給的出生名單,開始查找所有三陰命的人員。

    孫胖子自己拉著楊梟查看了宣胡的地圖之后,孫胖子突然指著地圖上面的角落里一處叫做將軍府的地名,向艾果問道:"這是哪個將軍的府?"

    艾果看了一眼之后,說道:"那里是四川軍閥劉湘的臨時居所,他住的時間也不長,就是出川抗日之前,在這里住了不到一個月。本來叫都督府的,這幾年才改的將軍府。幾年前重慶有一家旅游公司想發展那里,要做成旅游項目。將軍府里外都翻修了,牌子也打出去了,可惜就是沒有人來,后面人家旅游公司認倒霉就撤資走了,現在那里就是一座空房子,因為地方太偏,最近又傳出來里面鬧鬼,也沒什么人敢往那邊去了"

    "將軍府……"孫胖子看了一眼楊梟之后,說道:"這里你以前來過嗎?"

    楊梟仔細看了一眼將軍府在地圖上面的位置之后,說道:"記不得了,如果去現場我能想起來,就這么看地圖實在是沒有什么印象"

    這個時候,艾果又湊過來,對著孫胖子說道:"孫句長,要是現在沒什么事的話,我請兩個小時的話。我家里就姑姑一個人,她腿腳不方便,我去給她做個飯,用不了太久,兩個小時一定回來"

    聽到艾果和姑姑一起住,孫胖子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的目光從地圖上挪開,轉移到了艾果的身上,說道:"不是我說,要不是你說和姑姑住,我還真有點事情忘了問你了。大果子,聽你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啊。"

    "我是廈門人,"艾果好像有些著急,說話的時候語速加快了不少:"在重慶上的警官大學,畢業之后本來是分到安平的,但是為了就和我姑姑有個照應,就想辦法到了這里了"

    說到了自己的姑姑,艾果又加了幾句:"我姑姑年輕的時候嫁到宣胡,可惜就在我來工作的那一年,一場車禍我姑父和弟弟都走了,她自己還落下了殘疾,這幾年都是我在照顧她,要不然的話,她現在還不知道怎么樣了"

    孫胖子嘆了口氣,說道:"那行吧,你回去給你姑姑做飯,晚一點回來也沒事,不過電話不許關機,有什么事情我還要找你"

    有了孫胖子的話,艾果謝了幾聲,就急急忙忙的走了。看著艾果消失的背影,孫胖子再次掏出電話,一個號碼打出去,等到對方接通之后,他說道:"再幫我查個人,艾果……" ( 民調局異聞錄后傳 http://www.kunqzp.tw/4/48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軍事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kunqzp.tw

1983年电子游戏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