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火鍋

文 / 耳東水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片刻之后,孫胖子再次掛了電話。老莫從電腦后面露出來腦袋,沖著孫胖子說道:"那個女警察有問題你可早說,別等到最后圖窮匕首見的時候,那可就晚了"

    孫胖子沖著老莫嘿嘿一笑,說道:"你瞎琢磨什么?我是找人打聽一下這個小丫頭結沒結婚。不是我說,現在能這么照顧親戚的還有幾個?人品好就是人好,這樣的好白菜你不上點心,弄不好就讓豬拱了。到時候后悔也就晚了"

    明知道孫胖子還在胡說八道,但是楊梟還是抬頭看了他一眼,說道:"那么這棵白菜怎么樣?打聽出來什么了嗎?"

    說到這里,孫胖子嘆了口氣,說道:"可惜了,她的命不夠硬……"

    又過了一陣子之后,老莫和王蕭然統計出來了在宣胡市剩下的三陰命人員名單。之前楊梟說過三陰命少有的,但是沒有想到少有到這種程度:宣胡市總人口十五萬,在現有戶籍當中,屬于三陰命的人員只有三十七個人,還基本上都是年輕人。但是這三十七個人當中,有二十九人在外地打工或者做生意,他們要到春節大假的時候才能回來。

    剩下的八個人當中,有兩個最近已經死亡(就是在太平間被偷走的那具尸體),還有兩個人在昨天晚上到今天凌晨之間失蹤。一個人失去音訊很多年了。一個犯了法正在外地監獄服刑,還有兩個人一個在宣胡機械廠做車間主任,一個是宣胡四中的老師。

    孫胖子看了一眼這兩個人的名字之后,又給謝局長打電話,讓他馬上派人將這兩個人保護起來。還指明不可能待在宣胡市內,讓他派人找到這兩個人之后,就帶著他們到其他的城市,等著孫胖子的通知,再把這兩個人接回來。

    孫胖子這邊安排好之后,王蕭然看了他一眼,說道:"其實還有半個,不知道算不算?"

    "半個?"孫胖子沒有明白王蕭然話里的意思,就聽見王蕭然繼續說道:"就是你看中的那顆白菜,剛才和公安局聯網的時候,我看了她的檔案,她是陰月陰日生人,就是不知道她準備的出生時間,所以只能算半個后備"

    "就差出生時間了是吧?"孫胖子沖著王蕭然一聲壞笑之后,將見面時艾果給他的名片掏了出來,按照名片上面的電話號碼打了出去。片刻之后電話接通,孫胖子說道:"大果子,問你個事。別緊張,不是什么大事。剛才我們這那個姓王的和我打賭,他說你的面相鄂寬福潤,是午后生人。我猜你是清晨出生的。賭一頓飯,誰輸誰贏都是你作陪……你是子夜生人啊。哈哈哈哈,大果子我就說你的運氣好,賭不用你打,還一下子就贏了兩頓飯。等你回來的,宣胡的館子你挑。好了,不打擾你開車了,回來再聊"

    掛了電話之后,孫胖子笑瞇瞇的回頭抬頭看了王蕭然一眼,說道:"這下子湊齊又一個了,等這棵白菜回來吧再說吧。"

    正好兩個小時之后,艾果再次出現在這間辦公室里。孫胖子抬頭看了他一眼,說道:"都說不著急了,你還客氣什么"說完哈哈一笑,眼睛有意無意的向著楊梟那邊瞟了一眼。這時候楊梟沒事人一樣,看了一眼艾果之后,又將目光轉到了地圖上面。

    見到楊梟沒有反應之后,孫胖子又是呵呵一笑,繼續對著艾果說道:"今天你什么沒干就贏了兩頓飯,不是我說,想好這兩頓飯去哪吃,千萬別替我們省錢。"

    艾果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隨后說道:"其實我們謝局長給了我經費的,他本來想親自請幾位領導吃頓飯,但是又怕耽誤了幾位領導的工作。就讓我代表他請各位領導吃頓工作餐,不知道幾位領導賞臉嗎?"

    "什么賞臉不賞臉的,不就是吃頓飯嗎?我倒是寧可和你這樣的小警察吃飯,也比和你們句長那種老油條吃的開心"說著,孫胖子好像突然間想起來一件事,他嘬了嘬牙花子,看著艾果說道:"忘了件事,今天晚上我們要在這里守著,不能出去吃飯。要不還是湊合一口得了,你隨便來幾桶方便面,我就領了你的情了。"

    "要不這樣吧,也不用出去,我們叫餐送到這里一樣吃"艾果看著孫胖子,頓了一下之后,繼續說道:"醫院面前有一家重慶火鍋店,味道很正宗,跟我在重慶吃到味道一模一樣。讓他們送個鍋子來,多點些涮的東西。用他們當地人的話講:巴適得很"

    "這個我喜歡,這個可以有"聽到了有合口味的吃食,孫胖子的眼睛馬上就瞇成了一條直線。馬上又把艾果叫到一起,開始研究一會涮火鍋都要什么東西:"腦花多要幾分,多吃點補氣。還有大腸,別論盤點,一盤就那么兩口,直接來一掛……"

    訂餐的電話打過去之后,窗外就下起了小雪,這雪下的不大卻沒有聽的意思。等到火鍋送來的時候,外面的天色雖然已經漆黑,但是在路燈的照耀之下,呈現出來另外一種白茫茫的景象。

    片刻之后,火鍋里面的紅油湯汁開始在里面沸騰翻滾著。別說孫胖子,王蕭然和老莫了,就連楊梟也禁不住這味道,他也端著碗筷,夾了一塊毛肚就在紅油湯汁里面涮來涮去。外面的雪勢越下越大,但是這辦公室里面卻暖意融融的。有孫胖子在場,剛才點的東西明顯不夠吃的,孫胖子又拉著艾果一起,打電話又要了不少的東西。

    要不是停尸房就在樓下的地下室中,孫胖子都想將這火鍋直接帶到院子下面的遮陽棚里面,一邊吃著火鍋一邊唱著歌,那滋味真是巴適得很。那句話怎么講的來著?吃著火鍋還唱著歌,突然就被麻匪劫了……

    這么突然想起來了這一句?孫胖子心里面呸了幾聲。隨后走到了窗臺邊拉開了窗戶,一陣冷風吹進來,孫胖子冷不丁的打了個哆嗦。等到轉回身的時候,剛才送餐的小伙計再次敲門進來。他將手里面的十幾個餐盒放在了桌子上,隨后說道:"我們老板送了一份黃喉和一份鴨掌,幾位老板吃得好,一定記得再來捧我們小店的場"

    孫胖子看到桌子上面有擺滿了涮火鍋的吃食,滿足的一笑,隨后搬了把椅子坐在了楊梟的身邊,對著這個小伙計說道:"還是你們老板講究,等一下我們說不定再要點什么,讓你們老板也送點腦花,腰片什么的"

    孫胖子說話的時候,小伙計正在從艾果的手中接過飯錢,隨后陪著笑臉說道:"回去就跟我們老板說,不打擾各位老板吃火鍋了,再有需要隨時打電話,到十點我們這里都是有人的"

    說到這里,小伙計頓了一下,可能是看到這些人都是警察的裝扮,他又客氣了幾句,說道:"那么就不打擾了,幾位領導吃的巴適,喝的安逸"

    孫胖子聽了哈哈一笑,隨口回道:"你也早點投胎,重新做人"

    這句話出口,本來還熱鬧的場面,氣氛一下子凝固起來,王蕭然和老莫都是一臉愕然的看著孫胖子,這胖子晚上沒喝酒啊,怎么開始耍起酒瘋了?小伙計的笑容僵在臉上,干笑了一聲之后,說道:"這位胖哥哥喝多嘍,喝多嘍……"

    孫胖子大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笑了一下,說道:"那你呢?沒喝就醉了?不是我說,劉布真,再裝下去就沒有意思了。你以為在李強的家里嚇了我們一跳,這事就這么完了?這么樣?現世報了吧?"

    孫胖子的話說完之后,小伙計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他陰冷的看著孫胖子說道:"我哪里出了什么紕漏嗎?這樣也能被你看出來"

    孫胖子又是哈哈一笑,說道:"紕漏不在你身上,你以為你迷了艾果,讓她給你鋪路。我就不知道了?不是我說,劉布真,你活了這么大的歲數了,怎么還這么天真?大果子這樣的人,我不做點手腳,敢放她走再讓她回來嗎?"

    說到這里,王蕭然和老莫同時從椅子上跳起來,兩只手槍對著劉布真的腦袋,只有艾果雖然看出來這個小伙計又問題,但是不明白孫胖子說她被迷了,是什么意思,她現在清清楚楚的,記憶也非常的清晰,哪里有一點被迷暈了的感覺。

    孫胖子看著劉布真又笑了一下,說道:"老劉,有件事情我不明白,為什么不把我們也直接迷了魂魄?還要費這么多的手續"

    劉布真哼了一聲,說道:"既然鬼道教的楊梟都來了,你說我還會班門弄斧嗎?"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劉布真突然怪異的笑了一下,隨后說道:"不過你們發現了我,又能怎么樣?現在你們不該吃的也吃了,不該喝的也喝了。還能把我怎么樣?時間也差不多了,你們都倒下吧……"

    這句話剛剛說完,孫胖子他們還是好端端的坐著。而說狠話的劉布真卻突然一翻白眼,仰面栽倒在地。 ( 民調局異聞錄后傳 http://www.kunqzp.tw/4/48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軍事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kunqzp.tw

1983年电子游戏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