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走眼

文 / 耳東水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我將罪劍劍芒揮出去的時候,向北非但不躲,他反而沖了過來。向北沖到了我身前之后。兩支短劍由于劍芒太長,反而沒有了攻擊的角度。還沒有等我將劍芒回收出來,向北已經到了我的身前,伸出手掌對著我,停頓了一下之后,掌力猛地一吐,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迎著我撲了過來。

    我就好像是一支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雙腳離地瞬間飛了出去。一直飛出去幾十米遠,撞斷了兩棵大樹之后,我倒在地上連滾了幾個滾。最后被一顆大樹擋住,這才算勉強的停住了身形。

    還在倒地的時候,兩支短劍并沒有撒手。起身之后,見到向北并沒有來追。我轉身繼續向著山下跑去,借了向導的身體之后的向北。身體明顯比剛才黑氣的狀態要快得多。我跑了沒有幾步,突然感覺到身后一聲異響,眼角余光看過去的時候,就見向北已經到了我的身子右側兩三米的位置。呆見向扛。

    向北似乎并不像馬上就了結我,他冷笑著看了我一眼之后,再次伸手對著我的肩膀就要發力。想像剛才一樣將我打飛出去。就在這時,我一咬牙,在奔跑的過程中,身子突然反向跳了起來,隨后左手一揮,罰劍的劍芒憑空而出,對著向北掃了過去。

    向北這時候力量已經貫通手掌。正在處于發出掌力前的短暫停頓時期。眼睜睜的見到劍芒掃過來,卻沒有辦法躲避。只能硬挺著挨了這一下劍芒,就在劍芒掃到他身體的一剎那,向北的掌力一吐,剛剛經歷過那種盤山道海的感覺再度襲來。

    幾乎就在同時,我再次給向北的掌力打飛出去。而向北比我也好不了多少,他被罰劍的劍芒結結實實的掃到了身上,被劍芒掃到了的位置頓時皮開肉綻,鮮血瞬間從傷口的位置涌了出來。這就樣,向北也還是硬挺著沒有到底。他退了幾步之后,身子靠在一棵大樹上,不停的喘著粗氣。

    向北極端的不適應這樣一般人的身體,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還在嘩嘩流血的胸膛。皺了皺眉頭之后,才想起來使用術法給自己這付借來的身體止住了血。等到他收拾完之后,我早已經再次爬了起來,向山下的方向跑了差不多兩百多米。

    向北向著我的背影冷笑了一聲,再次追下來的時候,才發現可能是因為失血過多,他的這付皮囊搖搖晃晃的,竟然出現了不受控制的先兆。向北靠在樹旁,喘了幾口粗氣,又定了定心神之后。情況才算好了一些。

    這時,向北再想追趕我的時候,我已經跑出去了幾百米遠,在山路當中,他只能隱隱的看到我的背影,再次追下來的時候,向北突然感到腳下虛浮,就像踩了棉話一樣,速度和剛才相比,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

    本來向北這個時候應該舍棄了這副皮囊,重新換一副皮囊之后再來追趕我。但是現在這荒山野嶺的,得了向導的這身皮囊已屬不易。現在讓他舍了向導這副皮囊,再以剛才黑氣的形態追我,向北又舍不得。再說就算追上了我,憑著黑氣的形態,他也沒有辦法將我的魂魄抽走。

    無奈之下,向北只能繼續勉強的駕馭這副皮囊向我追過來。雖然開始腳下已久的徐福,但是沒有多久,他也開始慢慢的適應過來。畢竟皮囊里面還是向北,沒有多久,他又慢慢的追了上來。

    眼看著他距離我是八十米的時候,向北的身子扭曲了一下,隨后他的身體憑空消失。就這同一時刻,我身前幾十米的空氣也跟著扭曲了一下,向北從扭曲的空氣當中走了出來。看著我冷冷的一笑,說道:“別忙了,你無路可逃了。”

    在向回跑已經不可能了,當下我的心中一發狠,揮舞著兩把短劍的劍芒,向著向北沖了過去。眼看著就要沖到向北身前十幾米的位置時,我心中一動,將罰劍劍身上的劍芒收了回來,血紅色的劍薄薄一層覆蓋在劍身上。這個動作做完之后,我距離向北也已經到了劍芒所及的位置。

    就在這時,我揮舞著罪劍的劍芒對著向北的身子攔腰掃去。向北的右手微微一抬,直接抓住了劍芒,隨后他另外的一只手突然對著我的脖子虛抓了一把。隨著向北的手勢,我突然覺得脖子一緊,就像是有一只手死死的掐住了我的咽喉,

    脖子被掐住之后,我的眼前一花,緊接著呼吸就開始急促起來。隨著向北手上開始加了力道,我這口氣完全提不上來,隨后身子開始發麻,眼看著就要憋氣暈倒的時候,我將手中的罰劍對著向北甩了過去。

    見到罰劍對著自己甩了過來,向北沒有多余的去接,他只能輕輕的閃身躲開了這柄短劍。罰劍貼著向北臉上的油皮飛了過去,向北冷冷的一笑,看著我說道:“本來我想用一點溫和的手段,把你的魂魄抽離的,但是你敬酒不吃,那就讓你嘗嘗罰酒的滋味吧。一會你可能有一種求死的感覺,相信我,那個還不算是最壞……”

    向北的話還沒有說完,身后突然傳來了一聲異響。不用回頭他也知道是剛才被我扔出去的短劍又飛了回來,就在向北準備側身子避開的時候。他身后的短劍跟著向北的動作,劍路一偏,繼續向著向北的后心扎了過來。

    這時候的向北再想躲避已經來來不及,他的雙手都占著,只能在最后一刻將身子偏了偏,讓過了要害的位置,硬挺著挨上這一下子,反正隨后就要把我的魂魄抽離出來。馬上就多了一副皮囊,而且還是一副和他一樣的白頭發。

    罰劍毫無懸念的扎進了向北后背,雖然沒有扎到要害,向北也還是晃了一晃。等到他站穩的時候,沖著我獰笑了一聲,說道:“這副皮囊給我……”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眼睛突然瞪了起來,隨后向北猛地向自己的胸前扎出來的短劍劍尖看去。就見整個劍身都包裹著一層薄薄的紅色光芒,短劍出手之后,劍身上面的劍芒竟然沒有消失。還開始快速的消融向北藏在向導體內的魂魄分身。

    這時候,向北的嘴巴突然張開。剛才見到的黑色氣體從他的嘴,鼻孔和耳道里面冒了出來。只是片刻的功夫,這股黑氣就積攢成了很大的一團。黑氣冒出來之后,向導的身體馬上就癱倒在地,也松開了緊握劍芒的手掌。

    趁著這個機會,我將短劍掄圓了對著那團黑氣抽了過去。劍芒所到之后,黑氣化成了四五塊,隨后分裂出來的幾股黑氣向著山頂的位置快速的飄了上去。

    見到了向北的分身飛走之后,我才算松了口氣,隨后將向導扶了起來,給他號了號脈之后,見到向導暫時沒有生命,我才收了兩支短劍,將向導抗了起來,向著山下走去。

    剛才只是驚走了向北的魂魄分身,他的真身本尊還在山洞里面。一旦把向北的本尊招下來,那可不是鬧著玩的事。就在我扛著向導的身體走了百八十步之后,突然聽到山頂的位置傳來一聲巨響,我轉頭向上看去的時候,就見十二他家的位置冒出來一陣煙塵,看著不像是著火,十二他家塌陷了……

    見到這個景象的時候,我扛著向導的身子拼命的向著山下跑去。這條山路還沒有走出去,就聽見身后一個冷冰冰的聲音說道:“我還真是走了眼……” ( 民調局異聞錄后傳 http://www.kunqzp.tw/4/48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軍事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kunqzp.tw

1983年电子游戏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