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 第五百九十九章 人心難測

文 / 耳東水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和我們一起上來的還有徹底和向北鬧翻的屠黯,這次孫胖子也真是下了老本了,在洞口的時候,歸不歸和廣仁兩撥人已經到了。這兩隊斗了上千年的對頭,現在為了一個向北。竟然開始握手言和起來。只不過不知道吳仁荻哪里去了。

    在洞口一直等了半個小時,才看見吳仁荻慢悠悠的從山下走下來。民調局有史以來最大的陣容終于誕生了。不過由于這么多年以來的恩怨,廣仁、火山師徒倆很少和我們交流。對時刻準備打頭陣的屠黯更是沒有什么好臉色。而吳仁荻、歸不歸也懶的和廣仁有什么話說,隊伍當中的小團體也開始涇渭分明起來。由于多年前歸不歸到過這里,這次便由他帶路,向著洞內走去。我們這幾個人跟在老家伙的身后,廣仁、火山師徒倆殿后。

    上次歸不歸進來,還是幾百年前的事情。對這里的記憶多少模糊了一些。不過好在這洞內一條路走到底,也沒有什么分岔路讓他選擇。之前歸不歸說過這里是上古仙士修煉的所在,不過看著也沒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洞內零零碎碎的有一陣年深日久的陣法,這些陣法只是針對遁術。當我和孫胖子這樣的術法白癡,這樣的陣法對我們倆也沒有什么效果——

    沒有多久,我們這些人便走到了洞底,轉了一圈之后,哪里有什么向北的影子?不過在場這幾個人都是見過那張衛星圖片的。那組圖最后幾張照片顯示向北出來轉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洞內,再沒有露過頭的跡象。現在肯定向北就在這洞內,看樣子這里有什么暗室之類的所在。我們還沒有注意到。

    當下,我們開始對洞內仔細的搜索起來。最后還是小任叁從洞壁中鉆來鉆去,發現在洞口不遠處的洞壁里面,有一條通往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的甬路。知道暗室的入口就好辦了,本來孫胖子還想顯擺一下自己尋找開關的本事。不過卻被后面上來的火山一把推開:”哪有那個時間”一句話沒說完,火山的手已經按在了任叁所指的洞壁上,只是幾次呼吸之間的功夫,眼見著那面洞壁開始變紅,片刻之后竟然被他燒出來可容納一人進出的窟窿。

    見到了任叁所說的甬路之后,廣仁和火山師徒倆后隊變了前隊,也不大招呼,他們師徒倆徑自的走了進去。歸不歸和吳仁荻對了一下眼神之后,兩個人也沒有說什么,跟在那一對師徒倆的身后,也進入到了甬路當中。任叁身子一沉,鉆進地下之后不知道去了哪里。看來洞里面的陣法對任叁這樣的精靈沒有任何作用。

    當屠黯跟著進去之后,我和孫胖子、楊梟三個人變成了殿后的隊伍。看著前面那三波人。孫胖子笑了一下,隨后低聲對我和楊梟說道:”看著吧,一會收拾了向北之后,弄不好他們這兩波就要掐起來。你說廣仁、火山活了那么多年,這么點事怎么就是看不開?”

    孫胖子話讓我有些摸不到頭腦,當下向著孫胖子說道:”大圣,你說廣仁爺倆還有膽子找老吳的麻煩?他還想再關五百年?”

    ”你以為他們爺倆是為什么來的?”孫胖子一邊走著,一邊繼續說道:”向北手里有克制老吳的東西,當初拿東西還沒有成型,現在應該差不多了。他們爺倆就是奔著這個來的。一會向北被收拾掉之后,要是那東西被老吳他們先拿到手還好說,要是那物件落入到了廣仁爺倆的手里,你猜猜后果會怎么樣?”

    ”那你還把他們爺倆招來?”本來我是以為廣仁爺倆是本著化干戈為玉帛的心思來的,現在聽到孫胖子這樣講,難保稍后不會再有天大的變化——

    想不到孫胖子還是嘿嘿一笑,隨后看了我和楊梟一眼,說道:”沒事兒,他們神仙打他們的,只要向北被解決了,其他的就讓他們老神仙掐。不是我說,這次徹底把廣仁爺倆打服了也好,剩下以后也是麻煩。是吧?老楊”

    對吳仁荻的事情,楊梟從來就是只看不插嘴。當下他靦腆的笑了一下,說道:”吳主任的事情我插不上嘴,走著看吧,不過我們吳主任應該吃不了虧。”

    孫胖子聽了之后沖著楊梟笑了一下,正要再說幾句的時候。前面那幾波人已經走出了甬路。當下我們幾個人也加快了腳步,要去看看甬路之外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

    走出了甬路之后,眼前的景象總算開闊了不少。這里是一個差不多兩三百平米的空地,再往前走出現了分岔路。分出來的兩條甬路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本來這時候只要任叁出現,就知道應該選哪條路了。不過這個小家伙不知道哪里去了,等了半晌也沒有見到他出現。

    這個時候,歸不歸回頭沖著孫胖子笑了一下,隨后說道:”我的親侄子,我知道你的運氣好。這里面有古怪,如果按著我們這幾個老家伙的常識走,弄不好就要惹麻煩。來,現在就是二選一。你來指條路”

    孫胖子的變態運氣早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就連廣仁、火山師徒都主動讓出路來,等著孫胖子指出來應該走哪條路。

    突然被這些神仙一樣的人高看了一眼,孫胖子也有些受寵若驚。他笑嘻嘻的走到分岔路旁,對著右邊的一條路說道:”這條路看著順眼,走這條路吧,大不了走錯了再回來.”討廳廳巴。

    ”走錯了就回不來了”火山冷冷的哼了一聲,他邁腿進了孫胖子指的那條路。看著他進去之后,廣仁也跟在火山的身后,轉眼便消失在了我們這些人的面前。

    見到這對師徒走進分岔路之后,歸不歸突然笑了一聲,隨后扭臉看了一眼孫胖子,說道:”你什么時候這么實在了?還以為你能故意說另外那條路來折騰折騰他們倆。想不到你的性子變了,開始往好人堆里發展了。”

    歸不歸的性子幾乎就是孫胖子的翻版,當下孫胖子也是嘿嘿一笑,沖著老家伙說道:”我就是看這條路順眼,誰知道里面有什么?不是我說,他們師徒倆不探路得話,我們怎么好意思往里面走?”

    這時候,進來之后就一直沒說話得吳仁荻終于開口了,他冷冰冰的沖著歸不歸說道:”要不你收他當個干兒子吧?省的他一天到晚的亂認爸爸。”

    ”沒那個福分”歸不歸笑著說道:”這胖子心眼太多,認他當兒子早晚被他賣了。”說著,他看了看早已經沒了蹤影了廣仁師徒的方向,說道:”走吧,再不走的話,什么便宜就都被他們爺倆占了。”

    說話的時候,歸不歸已經和吳仁荻一起前后腳的進入到了廣仁、火山進入的甬路。屠黯沒有絲毫由猶豫的跟在了他們二人的身后。孫胖子看著他們幾個人的背影即將要消失的時候,拉著我和楊梟最后進入到了甬路之中。不過走了沒有幾步,就見前面的那三個人突然停住了腳步,站在原地。就在這個時候,藏在孫胖子大衣里面的睚眥突然露出了腦袋,隨后這個小家伙猛的從孫胖子的一付里面掙脫出來,一溜煙的跑到了吳仁荻他們的腳下。

    就見他們幾個人的腳下,躺在一個被風干了的怪獸尸體。這怪物的干尸已經失去了它原本的樣子,不過看著它非鹿非馬的大概輪廓,這個怪物的干尸生前就像是被憑湊起來生物。看到了這個怪物的干尸之后,吳仁荻和歸不歸臉上的表情都變的古怪了起來。我們湊過去的時候,就聽見歸不歸在對著吳仁荻說道:”想不到這樣的東西會死在這里” ( 民調局異聞錄后傳 http://www.kunqzp.tw/4/48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軍事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kunqzp.tw

1983年电子游戏危机